28.夜 谈

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xs.com,最快更新炮灰女主的娇宠路(穿书)最新章节!

    第二天黄昏,陆煊早早就忙完了公事,他拿了一本书躺在屋内的榻上,随意的翻着。

    这期间,小厮进来添了两次茶水,第二次的时候,他看着自家大人用手斜撑着脑袋在那看书,怎么觉得一盏茶的功夫了,他家大人的姿势就没有变过呢。

    小厮瞄了一眼陆煊手中的书,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那书竟是拿倒的……

    这时忽然就听空中又传来一阵箫声,小厮明显感到陆煊的身子就是一动。

    陆煊抬眼看了小厮一眼:“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小厮迎着陆煊冰冷的目光,连忙行了礼,落荒而逃般出了屋。

    陆煊闭上眼睛听着那幽婉的箫声,……凤求凰、凤求凰、愿言配得兮,携手相将,交情通意心和谐。

    ……她林芷儿到底要干什么!!

    陆煊知道林芷儿身边的追求者是众多的,以他的条件在其中并不是独占鳌头的。

    禁卫军副统领虽然是皇帝的心腹,权利很大,但是禁卫军的名声并不是很好,就是因为手中的权利大,几乎不受约束,之前禁卫军中有些人贪赃枉法,胡作为非,被许多自诩清流的人士所不齿。

    直至先皇仁帝,重新制定了禁卫军的制度,要求禁卫军必须经过严格考核以后才能加入,这五六十年来的三任禁卫军统领包括他的父亲陆逊“持狱公正、御下严整”,整个禁卫军才好一些。

    但心狠手辣的形象还是抹不去的,很多文官是不屑于他们打交道的,更别说结亲了。

    这也是他和林芷儿的婚事一直没有公诸于世的原因之一。

    如今林芷儿身边被公认为与她最相配的就是她青梅竹马的表哥,号称大周第一美男子的肖子恒。

    具他所知,林芷儿想要和他退婚,也是因为这个肖子恒。

    只不过三四个月的时间,这林芷儿的心思就变了?

    难道是按照她所说的,她忘记了从前的事情,便也忘记了她对肖子恒的感情,转而对他一见钟情?还是她另有目的?

    陆煊睁开眼睛,眼中精光一闪,陆煊啊、陆煊,你还能怕了这么个小丫头吗?

    如今她失去了她祖父这个最大的靠山,她京城家中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她如果是真心的,毕竟是定了亲的,娶就娶了吧。如果是玩弄于他,哼,那就让她知道知道禁卫军的手段……

    陆煊从榻上一下弹起,大步出了屋。

    正是掌灯时分,一路灯火闪烁,陆煊沿着小径,随着箫声,到了林府的后花园。

    夏日里,园中花草郁郁,带着淡淡芬芳。

    正中有座奇石堆成的重峦叠嶂的假山,林芷儿正坐在山上的凉亭里。

    那凉亭是经过精心装饰过的,从山底到凉亭的台阶上挂着一盏盏的小琉璃灯,凉亭则用白纱覆了,晚风吹来,白纱飞舞,衬着如水的月光与幽幽的灯火,竟有种不是凡间的幻感。

    朦朦胧胧中,陆煊就觉得自己仿佛进入了神志鬼怪的世界,他就是那误入了狐狸洞中的书生。

    可他就是被眼前的这只宛如妲己的千年狐狸吃了精血,他也是愿意的……

    陆煊沿着台阶一步步走到了凉亭中,林芷儿见他进来坐在圆桌旁,方才停了箫声,拿着一双盈盈大眼看着他。

    陆煊看着林芷儿手中的碧玉箫,微有些惊讶:“碧海潮生箫!”

    林芷儿没想到他竟然能一下子叫出箫的名字,也有些惊讶!

    陆煊看着林芷儿瞪着圆溜溜大眼睛的模样,扯了下嘴角:“这么好的箫,竟然被你吹成了这样!”

    林芷儿微一噘嘴:“难道你也会吹?”

    陆煊哼了一声,向林芷儿伸出手,林芷儿看了他一眼,把手中的箫递给了他。

    陆煊把嘴对准箫口吹了起来。

    林芷儿看他拿起箫就吹,那箫是她刚刚吹过,箫口还沾着她的口水,这……这不相当于间接接吻了。

    林芷儿两世为人,都是没有谈过恋爱的小姑娘,到这时候,脸一下子就红了。

    她以为夜黑别人看不出她的异样,但是陆煊的眼神是多犀利,眼角余光便看出了她的红飞双颊的羞涩模样,心中不禁一笑。

    只是林芷儿不知道,陆煊如今的这幅模样,如果被他的小厮看见,肯定会惊讶的跳起来,他家的大人的洁癖呢?怎么就没了……

    陆煊吹的也是《凤求凰》,不过他的水平明显是要高于林芷儿的。

    林芷儿没有想到陆煊一个练武之人竟然如此精通音律,箫声悠扬婉转,带着动人的情思……

    林芷儿手托着下巴看着坐在她对面的陆煊,俊朗的眉眼,清冷的气质,在朦胧夜色的调和下,他吹箫的样子竟有股清风明月般的风流之态。

    林芷儿蓦地就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她忙端起眼前的茶杯,猛喝了一大口茶。

    余音渺渺,箫声曳然而止,陆煊把箫递给旁边站着的春晓,吩咐道:“你们都下去!”

    春晓等人一愣,没动,看向林芷儿,林芷儿点了点头,春晓四个才行了礼,退出了凉亭。

    但她们四个也没有下了假山,而是站在了半山腰。

    陆煊盯着对面的林芷儿,林芷儿也眨着大眼睛看着他。

    两个人对视了一息,在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对方的影像。

    “你知道这首曲子叫做什么名字?”还是陆煊先开了口。

    “知道,《凤求凰》!”林芷儿干脆的应了声。

    “《凤求凰》,为什么要吹这首曲子?”陆逊语气有些严肃,双目炯炯。

    “在山庄跟先生新学了这首曲子,想吹给自己未来的夫婿听,不行吗?”林芷儿偏着头,微撅着嘴,一副娇憨的模样。

    “既已二心不同,难归一意,结缘不合,便应各还本道!”陆煊看着林芷儿轻轻的吐出了一句。

    嗯?什么意思?什么各还本道?这陆煊是在掉什么书袋呢?

    陆煊看着林芷儿懵懂的样子,只觉得当初读完她的来信,心中一直存着的那股子怨气一下子都涌到嗓子眼。

    “这是你几个月前写给我的的退亲信中的话,怎么你也不记得了?”陆煊轻哼一声。

    哟!这是秋后算账啊!这个小心眼,信里的话竟然记得清清楚楚,看来这份封信应该真的刺激着他了!

    林芷儿忙坐直了身子,端端正正,一脸真诚的看着陆煊:“煊哥哥,对不起!我的确不记得这封信了,但如果我真的说了什么浑话,我道歉!煊哥哥,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再生我的气了!”

    ……煊哥哥!她六岁时第一次见到他,也是这样子唤他的。

    她不唤他陆郎,虽少了一份情人间的甜腻,而这声煊哥哥却更多了青梅竹马间的亲昵。

    陆煊看着这样的林芷儿,终长出了一口,心中的那份怨气也仿佛消散些。

    “为什么又突然改变了主意,不想退亲了?”

    陆煊面色沉静、语气平和。

    “我、我……”林芷儿本想插科打诨的说些一见钟情之类的话,可是面对这样的陆煊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她竟然不想再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