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金粉 > 第293章 你心疼谁?

第293章 你心疼谁?

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xs.com,最快更新金粉最新章节!

    “然后呢?”皇帝扬眉:“像如今这般闹得满城风雨的怎么办?胡宗元的案子不是朕传出去的,胡氏被逼到绝路,哪怕她没有证据,你觉得他不会往外散播消息?”

    太子无语。

    皇帝坐起来点,又道:“如果胡宗元受刑之后就跟她摊了牌,那她的仇怎么办?

    “你敏姑姑虽然夺了爵位,但你去问问她,是宁愿那时候保她的爵位,还是宁愿如今把仇都报了承受重罚?”

    太子迟疑,说道:“那都是过去那么长时间的事了,何况胡家兄弟已经死了,要不要扒胡氏的皮真的那么重要吗?”

    “于她而言当然重要。不然她费尽心机整胡宗元这一出作甚?胡宗元兄弟跟胡氏相比都还是次要的,不弄倒胡氏,她心里始终难以安乐。”

    太子凝眉:“可她纵然报了仇,心里安乐了,却丢了爵位,连累太师又引咎辞官,心里肯定也是不能痛快的。”

    “所以呢?”

    “就算不那个时候指出她,责罚她,至少您也不必再如此重罚她,并把太师也埋怨上了。”

    “李存睿说朕针对他?”

    “他当然不会说。”

    “他不说就成了。”皇帝抖了抖书,“其他人不重要。”

    “怎么不重要?民间舆论不重要么?”

    皇帝轻哂:“一个皇帝,要是什么闲话都往心里去,还怎么做事?你是想讨好你的臣子,讨好天下所有百姓,还是真正做点事情出来?

    “你掌的可不是一个家,一个衙门,而是偌大的江山,数以十万百万计的百姓。他们说朕针对功臣,朕就针对功臣了?

    “你想讨好,讨好得过来吗?”

    “总之也没有什么好处吧?”太子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合适。

    “怎么会没好处?”皇帝扬唇,“那你再说说,那你知道她指使苏溢引诱胡宗元进圈套,终至造成了织造局办事失利之后,你怎么做?

    “责备几句算了?或者说你干的好?不愧是朕的皇妹,下次遇到这种事她还可以闹得再大点儿?

    “你是郡主,插手政务没有什么大不了?朕是哥哥,理应给你撑腰?”

    “也不是这个意思。”太子清着嗓子,“儿臣只是觉得,一船官绸而已,而且如今都已经补上了,也没有落下什么把柄来,难道不是责罚几句就完事了么?

    “太师劳苦功高,就看他的面子,这件事抹过去也没什么,臣子们求情的时候,复了他的官,大家也会理解的。”

    皇帝笑起来,他匀了口气说道:“如今满朝之中独李晏两家权势最甚,除了靖王能理解,或许当年一道征战过来的几位国公与伯侯能理解,你觉得还有谁能理解?

    “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仇富仇官的人,你让一个混得不如他们的人去理解?你太天真了。

    “难道你就没听到外头最近对朕的处决都在大声叫好?说他们罪有应得?”

    “可是也还是有很多人不满您的处决。”太子据理力争。

    “那也不尽是真心的。”皇帝说,“真正不满的,早就像靖王一样直接闯进宫里来了。目前为止,急着来跟朕求情的好像也还没超过一个手掌。”

    “那梁尚书呢?”

    “梁赐是个聪明人。他跟李存睿一样,是个人精,他不会来的。”皇帝望着他,“你还年轻,见识的人间险恶太少了,平日多跟梁大人他们学学处世之道。”

    太子抿着嘴没做声,看起来不是很服气。

    皇帝想了想,便又道:“你知道永王前番进京后去了哪儿吗?”

    “不是兰郡王府?”

    “他的亲姐姐就在城中,且姐夫还是替高家挣下这基业的功臣,没有李存睿,他哪里那么舒坦当永王?

    “他到了京城,未曾先登门去李家拜访,反倒先传了你姑姑到兰郡王府来接受他兴师问罪,这王爷派头大不大?”

    太子默语。

    “这还是离京近的宗亲,那些被分封在云南,两广,辽东,以及江南的宗亲,倘若他们听到你刚才那话,会怎么想?

    “他们的胆子会立刻膨胀,并以此为先例纷纷试探朕的底线。

    “山高皇帝远,当地官府听说咱们对官绸的事大事化了,自然也不会上赶着跟咱们告状得罪人。

    “到时候在你鞭长莫及的地方,民不聊生,怨声载道,等到你终于觉得该下手的时候,晚了!没有人会听你的,因为从一开始你自己就没有把规矩给立稳当。”

    太子凝眉抬头。

    “规矩是用来管束人的不假,但在一个群体里,没规矩却会害人。倘若胡氏当初谨守规矩,她绝不会落到今日这地步。

    “当然,世间总免不了会有数不清的阴司,但是也总有去破除它的人。站在阳光下的人永远不会惧怕阴暗。

    “受了欺负就报仇,但不能忘了底线,人人都该遵纪守法,律法凌驾于人情之上,不然定了律法做什么呢?专门用来彰显权贵特权的吗?”

    太子垂首。

    皇帝望着前方,又道:“不过朕猜想她也没想过要把胡氏他们闹进宫,因为她想这么做的话,大可以一早设局往宫里捅破这件事。朕估摸着她也是被动的。

    “这背后谁能帮她呢?只有李存睿。你姑姑错就错在太相信她自己了,你姑父那么重情,怎么可能不帮她。

    “朕要是真疑心他,会听凭她一句话就放过他?也跟他并肩作战十几年,要是连他人品都没点数,就谈不上君临天下了。

    “君主不应该把臣子当敌人,而是同袍战友。你将来也是要坐这个位子的,不要太单纯了,举朝这么多人,利益牵扯太复杂了,不要一拍脑袋就做个决定出来。”

    “谨尊父皇教诲。”太子垂首应下,沉吟片刻他又道:“那太师这边……”

    皇帝没急着答他,却扬唇道:“你到底是担心太师,还是心疼蓝姐儿?”

    太子立刻窘了:“父皇说哪去了,儿臣只把蓝姐儿当妹妹。不会有别的,以后您别拿儿臣打趣了。”

    皇帝笑着抖了抖书,没说话了。

    太子沉思片刻,也没有什么别的话了,便退了下去。

    皇帝看着空落门庭,又唤来太监:“太皇太后怎样了?”

    太监躬身:“今日吃了碗粥,已经坐起来了。”

    皇帝听完半刻,随后下地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