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三百九十一章 脱离

第三百九十一章 脱离

作者:屋外风吹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xs.com,最快更新大王令我来巡山最新章节!

    “小宁,今日之战,算是完结了么?”

    忙碌尾声,田五娘见林宁神情已经有些恍惚,一副纯情良人被糟蹋后的恶心表情,无奈岔开话题道。

    她将欢好和修行分的很清,修行就是修行,专注的修行,将某人摆出各种姿势来,心无旁骛的体悟大道,阴阳相生,迅速恢复真元。

    可是对林宁来说,这种修练就相当乏味和枯燥了,常常有一种被攻的悲愤感……

    不过他也知道,田五娘唯有这般专注,才可能在武道上不断取得进步,而不是皇鸿儿那般,虽也想成圣,却一心想着走捷径。

    日后,田五娘的成就一定比皇鸿儿高的多。

    不愿让田五娘为难,林宁一把摆出一个高难度的姿势加油做事,一边叹息道:“到现在山那边也没升起遇敌烟火,想来没甚大事。黑冰台也不可能派得出无穷无尽的宗师,这半年内他们的损失已经大到伤筋动骨了,便是以千年圣地的底蕴,估计也损失不下去了。何况山寨那边还有金刚寺和星月庵数十名大高手护着,应该不会有大事。你就安心的糟蹋我吧……”

    “呸!”

    二人独处时,田五娘还是会流露出小女儿态的,她体内的真元在迅速恢复着,虽然距离完全恢复还有不短的时间,但感受到体内突破宗师巅峰后,浩瀚的真气几乎凝结成液,让她有了改天换地般的强大感觉,她心情还是很不错。

    只是……

    “黑冰台,不会罢休的。他们会不会狗急跳墙?”

    田五娘仍有担心道。

    一座千年圣地,几次连番栽在一个山寨手里,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收手吧?

    林宁笑道:“这就要看我们怎么做了……”

    田五娘不解:“我们能做什么呢?”

    林宁呵呵笑道:“若是咱们此战之后耀武扬威,满世界宣扬黑冰台在青云寨跟前吃了屁,那黑冰台肯定落不下面子委曲求全,一定会再派人前来强攻。可若咱们把声势往悲壮里造,怎么惨怎么宣扬,发誓即使全寨皆战死,也要誓死守护青云,那么黑冰台纵然不会死心,也会安静度过一段时日,休养生息。当然,以后仍少不了大战。咱们和黑冰台,已经是不死不休的死敌了。”

    田五娘闻言了然,顺手拍了林宁一下,提醒他该换动作了,林宁含泪照做,不过他刚翻过身来,忽地面色大变。

    因为青云寨方向,连续三道烟火带着刺耳的破空声,蹿天而起。

    大急!!

    ……

    佛寨!

    已是血流成河。

    原本还庆幸佛寨位于青云寨东,不用顶在一线的金刚寺方丈智海,此刻猩红的双目眦裂,领着剩下的不足三十名宗师长老,和残存的七十余一流高手,一起布下一百零八罗汉伏魔阵,抵着黑冰台那位如同恶魔般狠辣恐怖的半圣。

    还有一个虽然身受重伤,但更无下限的宗师巅峰高手,竟然对佛寨内的寻常僧众下毒手。

    当初在搬迁过程中受黑冰台袭杀溃散的佛门弟子,这些时日来慢慢都找到了这里,重归佛门之下。

    眼见人数即将超过八百,然而此刻,佛寨内残存的弟子连二百都不到,死伤一地。

    “阿弥陀佛!我佛门本清静地,贵地圣主无故迁怒山门,杀害鄙寺普字辈太师祖四人,其余师伯师叔无数,今日为何还要上门来赶尽杀绝?”

    智海方丈既悲愤又绝望的控诉道。

    澹台崇明杀出威风来,此刻姿态更高,如俯视蝼蚁般俯视着剩余的金刚寺群僧,淡漠道:“我黑冰台诛贼,需要理由吗?佛门净地?哪个佛门净地,会与山贼为盟?”

    智海方丈悲绝道:“青云寨从无滥杀无辜的勾当,反而救了无数流民灾民,活人无算!”

    澹台崇明冷笑一声,道:“山贼就是山贼,做一些沽名钓誉的狗屁事就能洗白?笑话。尔等若果真有悔改之心,就立刻放下戒刀,散了大阵,随本座覆灭青云,然后回黑冰台,效力三十年,本座可保金刚寺传承不绝。”

    这话……

    骗偏鬼还行,若澹台崇明果真能给出足够宽容的条件,智海未必不会考虑一二。

    可澹台崇明给出的条件,分明是将金刚寺往死里逼。

    放下防备,效力三十年……

    别说三十年,就是三年,金刚寺的宗师怕都要死绝了。

    而且,青云寨覆灭后,黑冰台的敌人又重新变成了皇城司和稷下学宫。

    就算三十年后澹台崇明信守承诺放了他们,可这世间还有他们容身之地吗?

    见智海没有理会,澹台崇明冷笑一声,骂道:“给脸不要脸的佛门贼秃,既然你们想死,本座成全你们又如何?真当本座手下缺狗?”

    说罢,随手一掌挥出,击在罗汉大阵上方那层淡金色的阵罡上。

    虽然大阵剧烈摇晃了几下,但终究还是没有散去,挡住了澹台崇明的这一击。

    若非澹台崇明是半圣,换个寻常宗师巅峰来,绝对无法打破大阵,甚至还有可能被生生耗死。

    只可惜,今日来的是一名半圣。

    虽然挡住了人家的随手一击,可大阵内别说那七十余一流高手摇摇欲坠,便是宗师长老们,都面色苍白。

    半圣与宗师巅峰虽然只差半步,可这半步却难住了古往今来多少宗师巅峰。

    眼见这些人竟又挡下自己一击,澹台崇明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今日出手,是他奠定在黑冰台乃至在中原天下地位的一战,怎容有失。

    念及此,澹台崇明冷哼一声,双手高举向天,一道道玄黑真气汇聚,渐成一玄武之势。

    而后,猛然向罗汉伏魔阵击去。

    “轰!!”

    “噗!”

    “啊!!”

    “啊啊……”

    剧烈冲击下,一位位一流高手先惨呼倒地,随即连宗师长老都吃不住力,怒吼挣扎。

    眼见金刚寺一百单八罗汉伏魔大阵就要崩坏,忽地,一道佛号声清晰传来:

    “阿弥陀佛!”

    一股至精至纯的佛门金光汇入大阵光罡内,原本支离破碎的大阵,顷刻间恢复原样,更比从前还要强盛数倍。

    “太师祖!!”

    智海方丈回过头来,看到来人后,先是大喜过望,随即却悲从心来,两行热泪滚滚而下,悲呼一声:“舍身饲虎大/法,太师祖……”

    佛祖以身饲虎,与魔教天魔解体,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魔教天魔解体,燃烧的是全身精血。

    而佛门舍身饲虎之法,燃烧的却是高僧体内舍利子。

    智海方丈知道,若留舍利子,普泓神僧虽经脉寸断,却仍有恢复契机。

    如今舍去了舍利子,普泓神僧今日便是圆寂之日。

    “施主还要强求否?”

    普泓神僧看起来功力尽复,甚至犹上一层楼,周身为金光所笼,脑后一轮大日绽放无量佛光。

    罗汉大阵内诸多受到重创的一流高手和宗师长老沐浴在佛光内,体内伤势竟然缓缓恢复。

    然而每个人脸上都不见喜色,唯有大悲大苦之色。

    澹台崇明看着普泓神僧,冷笑道:“你能护佑他们多久?舍身饲虎,能坚持一天?”

    普泓神僧淡然道:“以尊驾之武功修为,堂堂半圣之躯,这等身份,一击不成,莫非还要追杀?”

    澹台崇明冷声道:“金刚寺一日留在青云寨,便一日在我黑冰台必杀的名单上。”

    普泓神僧想了想,道:“那么,金刚寺今日脱离青云寨,又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