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灵域归途 > 第十五章 清笛浮响月下逢

第十五章 清笛浮响月下逢

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xs.com,最快更新灵域归途最新章节!

    走在路上,听到一些擦肩而过之人的谈话。

    “听说了没,今日在‘风’擂台有一场精彩的比试,好像是金烛峰的一名年轻弟子胜出,输的竟是土岩峰的段干文曜……”

    “你还不知道吧,被抬回去的段干文曜虽然还活着,但经脉俱断,伤得不轻啊……”

    “我看啊,这不是福,而是祸……”

    “……”

    凌子桓不想听到这些话,就加快了脚步,现在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会儿。

    刚好夜色渐浓,还能欣赏下飞来峰的夜景。

    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到处都有蟋蟀的凄切的叫声。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

    眼睛所接触到的都是罩上这个柔软细网的东西,任是一草一木,都不是像在白天里那样现实了,它们都有着模糊、空幻的色彩。

    每一样都隐藏了它的细致之点,都保守着它的秘密,使人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飞来峰的后山没有正门处鳞次栉比,熙熙攘攘,却有着独特的韵味。

    夜凉如水,月下柔光。

    一片静谧祥和中,那雪白的天使缓缓自夜空飘落。轻盈的雪,和着夜的舞曲,来了!

    一阵凉风习过,幽幽笛声袅袅破空而来,如一弯淙淙的溪流,玩转清脆,轻吟浅唱,没有铅华雕饰,清新自然。

    上扬的笛声升到星辰与皎月的夜空中,和着云丝曼妙轻舞,一幅无声的灵动画卷。

    凌子桓仿佛置身于美丽的梦境,让人陶醉,此笛声如泣如诉,漾起千百涟漪……

    凌子桓呆了一下,暗暗疑惑,“附近是谁在抚笛,竟如此动听,避开尘世的喧嚣,回归大自然的恬静。”

    他有些好奇,寻着这天籁之音,一探究竟。

    在后山岩壁下,看到一素白的背影,她正如痴似醉,享受着良辰美景。

    晚风缭动着她垂下的发丝,夜色下的倩影渲染出一种朦胧的美感。

    凌子桓心神一震,不想站这儿吹笛的竟是一女子。

    “此曲如此动听,不知是何曲目?”凌子桓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但还是从嘴里冒出这么一句。

    只见那女子停了吹奏,缓缓转身。

    柔美的月光倾泻下来,与这一袭白衣融为一体,缱绻的衣纱在微风中摆动,送来一股幽幽的香气。

    白衣女子顿了顿,笑着说:“这是我们族人世代相传的古曲,叫《游殇》。”

    说这句话的时候,女子嘴角微微扯动,似乎想起了往事。

    她顾自避了避,蹲下身来,席地而坐,望着天边浓浓的夜色,几缕皎洁的月光给大地铺上一层薄薄的轻纱。

    “我是金烛峰凌子桓,你呢?”凌子桓也席地而坐,扫了一眼她青葱玉指间的那支长笛。

    发觉这长笛非一般竹子所做,上面那稀疏的几点红斑,以及刻有莫名图案的挂坠,心中顿时生出一丝寒意。

    “水灵峰,阮柒雪!”她淡淡地说道,依旧欣赏着美丽的月色。

    凌子桓又看了一眼她手中长笛,称赞地说:“这是你的笛子,真美!”

    阮柒雪扭过头来,随后两人彼此对视。

    相隔四年的再次邂逅,你明媚的眸子,我至今难忘。

    可能这一切都是老天安排的吧,安排我们再次相见,虽说还是陌路。

    不过,你的眼神,依旧没变,还是那么熟悉。那清澈的瞳孔,似乎看透了我的一切……

    半饷,阮柒雪看向了别处,接着莞尔一笑,颊边微现梨涡,让人心醉。

    阮柒雪玩弄着手中长笛,开口说道:“你好像对这笛子很感兴趣?”

    凌子桓笑着说:“算是吧。方才来后山,被你笛声所吸引,让我想起了往事,因为我爹爹从小教过我吹这个。”

    “不过,自从四年前来到玄清宗,我就再也没有听到这么美妙的笛音了,谢谢你!”

    阮柒雪身子微微动了动,倾泻而下的秀发滑到肩部,“其实这支笛子,名曰‘潇湘笛’,它的由来是一个非常美丽的传说,在我们族中被历代传颂。”

    她顿了顿,又看向凌子桓,“嗯,你想听吗?”

    “好啊!”凌子桓见她眉眼漾起一层涟漪,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喜悦。

    阮柒雪望着远处浓浓的月色,开始讲起了那个传说……

    “相传,有一个名叫舜的统治者执掌一方部落,他为人正直,办事公道,刻苦耐劳,深得人心。一日,他出门惩治九嶷山的九条恶龙,不幸死在苍梧之野,葬在九嶷山上。”

    “舜的娥皇女英两位夫人闻此噩耗,便一起去南方寻找舜帝。二女在湘江边上,看到舜帝除灭恶龙用的三齿耙变成了三块巨石,望着九嶷山痛苦流涕,他们的眼泪挥洒在竹子上,竹竿上点点泪斑,紫色,雪白,血红,变成了南方的‘斑竹’,也称‘潇湘竹’。”

    “舜死了,娥皇女英痛不欲生,便跳入波涛滚滚的湘江,化为湘江女神,后人便称舜帝为湘君,娥皇女英为湘夫人,此三人在我们族内被供为神灵,永世祭拜。随着岁月的变迁,潇湘林已经不存在了,据说潇湘林的最后一根竹子做成了这支潇湘笛,流传至今……”

    阮柒雪顿了顿,声音压低了不少,接着讲道:“我们三苗族一直都是与世无争,只求偏安于南方一隅,却还是招来了外族异类,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四年前,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他们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是一群畜生。他们竟摧毁了神像,破坏了我们的家园,肆意屠杀我的族人,后来我被我师父倾玥所救,带到了玄清宗。”

    说着,阮柒雪眼神飘忽不定,似乎在回忆一件不愿去提及的记忆。

    凌子桓万万想不到,自己和阮柒雪只是萍水相逢,她却能毫无顾忌地说出自己种族的不幸之事,便疑惑地问道:“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就不怕我……”

    还没说完,凌子桓开始后悔问这个问题了,心里痛骂着自己真不会讲话,变得有点手足无措,牙齿咬了咬下唇。

    阮柒雪见凌子桓难堪时的滑稽表情,忍不住扑哧一笑。

    碧波伴清澈的眼神,洋溢着淡淡的温馨,颊边微现梨涡,嘴角的弧度似月牙般完美。

    或许,这就是天使的微笑,没有任何破绽,没有任何瑕疵,最纯真的笑。

    “实话跟你说吧,我们三苗族有一种独特的能力,就是眼睛能在片刻之内,从别人眼神中看清那个人内心的善恶美丑。”

    “一开始,我就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我所希望的东西,不然也不会跟你说这么多。”阮柒雪用右手将额头凌乱的发丝捋到了耳后。

    听她这么一说,凌子桓有点明白了。

    怪不得方才的对视,他总觉得阮柒雪好像已经把自己整个人都看得透透的。

    “还有,我们并非第一次见面,四年前玄清宗正门,我们不就见过一次嘛!”阮柒雪笑着说道,空灵的眸子闪耀着光芒,在迷人的月色中,如同一弯清澈的溪水。

    “啊……”凌子桓身子一震。

    难道真的是她?我没有猜错!

    四年前,玄清宗正门的那次简单的邂逅,让凌子桓至今难忘,总梦想着有一天能再次见到她,听听她的故事。

    有时候,凌子桓也希望能找到一个知音,诉诉内心的苦水。

    “人身上有一个地方是欺骗不了别人的,那就是眼睛。眼睛是人心灵的窗户,一个简单的眼神中能饱含太多的情愫和欲念,我们三苗族不过是挖掘这个作用而已。”

    凌子桓深信不疑。当初那个被牵着的白衣小女孩已经变成了眼前美若天仙的花季少女,唯一不变的是那动人的眉眼,空灵的眸子,浅浅的梨涡……

    凌子桓淡淡地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每个人都会有悲伤和欢乐,这些都是生活的一部分。”

    阮柒雪站了起来,抖了抖衣裙,“我能感觉到,你肯定有自己的故事,下次有机会的话,我也一样洗耳恭听。好了,我该回去了,不然师姐们该着急了。”

    凌子桓怔在原地,看着那素白的倩影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凌子桓仰望着漫天繁星的夜空,夜凉如水,凉风沁人心脾,“时候不早了,也该回去了。”

    不知是为什么,经后山走一趟,心情顿时有了好转,没有先前的不安和忐忑,也许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想得太多只会自添烦恼。

    凌子桓悠闲地往住处方面走去,忽地耳边传来“嗖”的一声……

    难不成是风吹树枝摇曳的声音?

    不,应该是人,往小树林的那个方向去了。

    “会不会是我多疑了,这么晚了,怎么可能还会有人?”凌子桓质问着自己,“管不了,过去看看再说。”

    随后,凌子桓走进不远处的树林里。

    这片后山树林一直没有得到开发,便一直荒废着,由于地理位置偏僻,自然也没什么人在这一带出没。

    “吼吼吼……”这声音!

    凌子桓脸色蓦地变得惨白,顿时腿脚有些发软。

    与此同时,凌子桓胸前的玉坠开始发烫,发出忽暗忽明的幽光,似乎在感应着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这是什么声音?”凌子桓喃喃自语,感到一种莫名的阴森和畏惧,就连今日在擂台之上面对对手,处在生死存亡之际,也从未有这般感受。

    那是什么东西?好像它就在这附近,它似乎在呼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