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灵域归途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子桓身世大揭秘

第一百二十九章 子桓身世大揭秘

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xs.com,最快更新灵域归途最新章节!

    飞来峰,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凌子桓四处闲逛,消磨了将近一个时辰,便往静思堂飞去。

    没一会的功夫,他落在一座高雅的楼阁之上,大门虚掩着,显得里面空荡荡的。

    此刻的静思堂竟无人看守站岗,让凌子桓心生疑惑,也不知玉溪子那老头子到底想谈些什么,恐怕绝不是交还“龙渊”那么简单。

    凌子桓先环顾了下四周,发现无人跟来,便身形一闪,窜了进去。

    “见过掌门师伯。”凌子桓拱手行礼道。

    “你已经不是我们玄清宗的弟子了,不用再给我行礼。”玉溪子转过身来,打量着凌子桓。

    凌子桓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玉溪子往前走了几步,将手中的“龙渊”端在凌子桓的眼前,嘴角浮出笑意。

    “这本就是你的,拿去吧!”

    凌子桓愣了愣,但还是伸手去接。龙渊剑重新回到自己的手中,他自然高兴。

    只是,就这样给自己了,似乎还缺点什么!

    凌子桓笑着说:“掌门师伯叫我前来,不只是将此剑归还于我吧?”

    玉溪子宛如深潭的眸子闪过一丝光亮,迟疑了会儿,“你果然聪明,那我就开门见山吧。”

    说着,玉溪子侧过身子,在房间里踱了几步。

    “你放心,‘龙渊’本来就是你机缘之下所得,我所说的并非是交换的条件,我叫你前来也并非是要跟你做交易的。”

    凌子桓嘴角动了动,心想这老头子说话还真是拐弯抹角的,但怯于玉溪子的威严,他也不敢多说什么。

    “在此之前,我想跟你确认一件事。”

    “掌门师伯请讲。”

    玉溪子呆了一下,捋了捋下巴的长须,“你多大?家住何方?父母姓甚名谁?为什么来玄清宗?”

    凌子桓愣了愣,不想玉溪子居然会问起这个。

    “我十六,家住中土西南方,贫瘠村,我爹叫凌坤,至于我娘,我也不知道。”

    “四年前,妖族灭了我们全村,爹爹将我救下,给我书信,让我上中土东北方附禺山脉的玄清宗,拜师学艺,然后为他报仇!”

    说到这里,凌子桓垂着的双手捏了捏拳头,想起当年贫瘠村所发生的一切,压抑在心中的怒火瞬间迸发出来。

    所以,下山之后,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他去做呢!

    玉溪子听后,喃喃道:“十六岁,凌坤,书信,复仇……”

    “哼哼哼……”

    他一边口中絮叨着,一边发生阵阵冷笑,让凌子桓听得浑身不舒服。

    “师伯,怎么了,有问题吗?”

    玉溪子看了过来,一双凌厉的眸子似乎想将凌子桓整个人,都看穿了一样,又向他走进了几步。

    当他看到凌子桓胸前挂着的赤玉坠子时,眼眸泛着精光,脸色陡然大变。

    “你是灵族人,本应出生在北狄草原,怎会在中土?十六岁,十六年,沫漓,‘龙渊’,哈哈哈!”

    还没说完,玉溪子又发出一阵狂笑,但这一次,笑声中是深藏着喜悦和兴奋。

    “妙啊,妙啊,这一切实在太妙了!”

    凌子桓用怪异的眼神看着玉溪子,见一面稳重的掌门忽地一阵大笑,心里顿时生出种种疑惑。

    “孩子,我怎么也想不到,你居然会是十六年前的那个男婴!”玉溪子看了过来,一字一顿地说道。

    十六年前的男婴?

    凌子桓心神一颤,不知道玉溪子在说些什么,眉头挑了挑。

    “什么十六年前的男婴?”

    玉溪子没有再发出笑声,但笑容依旧挂在脸上,使得一张沧桑的面孔,变得年轻活力了几分。

    “你胸前的那块赤玉,就已经证明了这一切。十六年前,沫漓将还是男婴的你,交给了蓟泽,可我万万想不到,蓟泽居然会带着你,在中土隐居了十几年,哈哈哈!”

    凌子桓越听越糊涂了,忙忙问道:“师伯,你说清楚一点,什么沫漓,什么蓟泽?”

    “沫漓就是你娘!”

    “当年,你娘生下你没多久,中土便爆发了一场空前浩荡的人妖大战,万幽堂集结蛊风岛,修罗宫,带着穷奇荒兽,齐齐攻上附禺山脉,试图先灭了我们玄清宗。”

    “在危难之时,人族的其他门派,纷纷赶来附禺山脉,与我们一同抗敌,这些你应该都有听说吧?”

    凌子桓没有说话,木讷地点了点头,一双眼睛睁得老大,心中五谷杂粮。

    “沫漓用性命换来了中土的和平,临死之前,将赤玉给了你,并将你托付给了蓟泽,也就是你的养父,你口中所说的凌坤!”

    凌子桓顿时就愣住了,喃喃道:“这怎么可能,会……是养父?那我亲生父亲是……”

    玉溪子深吸一口气说:“是金烛峰上一任长老,我的同门师弟,无晔!”

    无晔?

    凌子桓听后,宛如当头一棒,若是沫漓跟自己的身世有些关联,之前所发生的事,差不多也让他猜到了十之**。

    只是无晔这个名字,如雷贯耳,听说是玄清宗叱咤风云的人物,万万想不到会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玉溪子笑了笑,走进了几步,“我与无晔师弟情同手足,以兄弟相称,如果你愿意,今后可唤我伯父。”

    凌子桓木然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全然没有听到玉溪子在说些什么,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地面。

    “怎么……怎么会这样……”

    玉溪子微微颔首,陷入陈年往事之中,“十六年前,无晔与沫漓尚未成亲就提前生子,犯了宗门大忌。”

    “他在玄清宗德高望重,就算是犯了点错,我也会从轻处理的,只是他……哎……”说着,玉溪子重重地叹了口气。

    “只是什么?”凌子桓眼神迷离地问道。

    “只是他将沫漓的死硬要推在整个玄清宗,说我们见死不救,最后毅然选择离开宗门。”

    凌子桓的眼中缓缓闪烁着流光,眼角噙着泪花,只是听了玉溪子的话,脑中会无意识地构想当年的画面。

    人妖大战,却是一个女子拯救了人族!

    临死之际,看着襁褓中的儿子,会是何等的心酸和不舍!

    骨肉分离的场景,他也曾经历过……

    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又哪里会顾得上所谓的道义!

    附禺山脉的斑斑血迹,岂会轻易黯淡!

    想到这里,凌子桓身子已然僵硬,不住地颤抖着,微低着头,流下了两行热泪。

    玉溪子听到低低的啜泣声,便将目光移到的窗外,顾自欣赏着飞来峰的美景,一双浑浊的双目闪过一丝深邃。

    他知道,这种事摆在任何一个人的面前,都会难以接受。

    半饷,凌子桓稳住了情绪,低声道:“师伯,那你知道我爹爹去往何处了吗?”

    玉溪子迟疑了会儿,转身看了过来,只见凌子桓的脸上仍挂有两道泪痕。

    “这个我也不知,但我相信,只要你们之间的血肉之亲未断,终有一日,你们会相见的!”

    凌子桓愣了愣,接着点了点头,算是相信了。

    “掌门师伯应该还有别的事要跟我说吧?”

    “呵呵,的确,”玉溪子捋了捋长须,嘴角划过一个浅浅的弧度,“我是想让你,去做一件事!”

    “什么事?”

    “调查十六年前人妖大战的导火线,也就是那场大战背后真正的操纵者!”

    凌子桓闻言后,耸了耸肩膀,因为他知道玉溪子会在这里等着自己。

    “十七年前,危害中土的穷奇被灵族所擒,后关押在北狄草原,由你们灵族人看守。翌年三月,妖族趁灵族圣女沫漓在昆仑山脉的幽深峡谷闭关修炼,举兵北上,将灵族部落尽数铲除。”

    “他们不为别的,只为穷奇!”

    “草原部落不同于中土,有山川沟壑,城墙堡垒,所以攻伐北狄,可谓是一马平川!”

    “你们家园虽然被毁,但修为高的族人,还是逃了出去,隐秘在中土。”

    “之后,穷奇便落入妖族的手中,用作挑起十六年前那场大战的导火索,并想利用穷奇的力量,试图想将我们玄清宗在中土彻底拔除。”

    “然而,单凭穷奇的力量,构成不了多大的威胁。事后,我们才知道,有一个神秘人,开启了传说中的万花筒恶魔之眼,控制穷奇的意识,并使其陷入暴走疯狂状态,将一只荒兽彻底用到了极致!”

    “万花筒恶魔之眼是血瞑眼进阶的终极形态,而只有南方三苗一族拥有血瞑眼!”

    “目前我还不能断定,操纵那场战争的人,就是三苗一族的。”

    “哼,想不到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等厉害人物!”

    凌子桓抬了抬眼,开口道:“你说的这些,我也听穷奇说过。”

    “而我想让你做的,就是下山之后,调查出那场大战的背后操纵者!”

    凌子桓愣了愣,眉头皱了皱,“师伯就这么相信我?”

    玉溪子笑了笑,一双眼眸蓦地变得柔和了许多,“你是沫漓和无晔师弟的儿子,我希望你身上不仅有灵族高贵的血脉,更能传承他们的精神!”

    凌子桓轻哼了一声,身子随之动了动,用异样的眼神看着玉溪子。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下山之后,不去调查呢?”

    玉溪子走进了几步,重新打量着凌子桓,只觉眼前的这个少年,实在不简单。

    在掌门的威严下,说话还能如此淡然诚恳,神情镇定,丝毫没有畏怯之意。

    玉溪子凑到凌子桓的耳边,低声说:“当年之战,不仅是我们玄清宗的大灾难,也是你娘不幸殒命的根本原因,我相信你会将那个神秘人,给揪出来的!”

    凌子桓闻言后,嘴角动了动,却没有再说什么。

    在凌子桓临走前,玉溪子将“乾离卷轴”送给了他,说是日后再遇到穷奇,一定能用上。

    不知道这算不算先给自己点好处,好让凌子桓真心实意地去办事,但有白捡的便宜,干嘛不占。

    【ps:小陌终于把这个宇宙大坑给填上了,是有点晚,不过大抵也能猜出一二。话说小陌比较喜欢慢节奏,节奏太快对心脏不好,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