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灵域归途 > 第一百八十七章 红颜痴恋几何悲

第一百八十七章 红颜痴恋几何悲

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xs.com,最快更新灵域归途最新章节!

    附禺山脉,水灵峰。

    这里山峦重叠,繁枝叶茂,地势不高,时有微风徐来,泛起林海一般的波浪。

    密林的掩蔽下,一排排低矮的竹房,青翠夺目,周边栽种了不少各类品种的花蕊,伴着花草的清香,可见三五只倩影在树下修炼。

    她们个个身姿不凡,长发披肩,衣袂飘飞,如诗如画。熙和的阳光洒落下来,地上呈现几个轻盈的黑影,相互交织,相互辉映。

    秋沁寒站在屋下,看着水灵峰弟子们的修炼比试,嘴角微张,逸出点点笑意。这蓝衫女子,长发飘然,娇艳欲滴,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双眸闪烁着精光,整个人美艳绝伦。

    平常男子见后,都会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她越是冷若冰霜,不苟言笑,越是平添几分神秘之美。这等的姿色,就连女子看了,都会心生惭愧。

    作为倾玥大师的大弟子,她修为高厚,持有旷世神兵“磷光之刃”,势必要继承水灵峰的下一任首座,只是她性格摆在同门女子面前,显得寡淡无趣。

    因此,秋沁寒在同门弟子中的人缘并不是很好,要么出于她本人的性格,要么就是嫉妒她的地位和修为,甚至是她的姿色。

    女人的心思最为复杂,令人捉摸不透。相对而言,常湘和阮柒雪在水灵峰倒是十分受欢迎,谁都知道阮柒雪拥有血瞑眼,只是没有开启罢了,有些拉拢实属正常。

    但阮柒雪挺喜欢跟秋沁寒搭话,觉得她外表漠然,可心里格外淳朴,没有什么心机。

    尽管如此,秋沁寒对这些从不在意,她还在襁褓中时,便被倾玥带回了玄清宗,从小到大都呆在玄清宗,而倾玥也是看着她长大的。

    在秋沁寒的心中,倾玥如师如母,凡是倾玥有如何的吩咐和指示,她都不敢违抗。她是玄清宗的高层弟子,不敢也不会去违反门规。她与旁人不同,玄清宗是生她养她的家。

    她除了修炼,还是修炼,为了师父,为了宗门,为了天下,她会这样一直孤独地走下去吗?

    还是,她以为她能这样一直孤独地走下去?

    突然,这蓝衫女子娇躯微动,心念急转,只因看到天际处有白芒闪过,下意识地兆警突起,驱动真元,随即感受到了一股极其熟悉的真息。

    她的嘴角上扬,身形一闪,化作一道蓝光,飞了出去。果然,她还没行了几步,便看到天际林海上方有一白衣身影正往山外飞遁。

    于是,她忙忙跟了上去,待追到只有五米的距离,玉手陡然探出,一枚粉红花瓣瞬间窜去。

    那白衣女子身子一偏,刚好躲过了那枚花瓣,知道行踪暴露,便打消了继续飞遁的念头,身躯缓缓落下,柔顺的长发徐徐飘扬,白衫衣袂鼓作,倒如个仙子一般。

    “秋师姐,你行行好,就让我出去嘛?在这水灵峰,闷都要闷死了。”阮柒雪嘟起了小嘴,白皙细嫩的面庞显得有些俏皮。她降落后,捋了捋有些凌乱的发髻。

    秋沁寒淡然地看了阮柒雪一眼,见她特意摆出那副撒娇的姿态,她柳眉微微蹙起,那冷艳的面上仍然没有什么改色。

    “师父刚离开水灵峰,你又要打算逃跑吗?”

    “啊,师姐此言差矣,我又没犯什么错,干嘛老呆在水灵峰?师父那里好说,偏偏师姐这么不通人情,每次还没飞出水灵峰,就被你生生逮到了。”

    秋沁寒嘴角一动,目光从阮柒雪的身上移到了不远处的一株小树上,面上依然没有任何的神色,眼中却缓缓淌出了一丝光亮,更显得美艳逼人。

    “师父让我看好你,自有她老人家的道理,跟我回去,等师父回来了,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倾玥大师给秋沁寒的任务,是不能再让阮柒雪离开玄清宗。当然,倾玥通情达理,此事并非是她一人的主意,而是掌门和其余长老的共同决定。

    南方三苗族的根据地已然无存,隐匿在中土的三苗族后裔屈指可数,要么加入大的门阀,要么不动声色地修炼瞳术。

    作为人族第一大门派的玄清宗,当然也有自己的打算,那便是要保护阮柒雪的安危,更为准备的说,是要护住这份神奇的瞳术力量。

    阮柒雪听后,抵抗心理愈加强了,主要是前几天得知了凌子桓成为姬陵城新一任城主的消息后,心头就躁动得很,巴不得分分钟就赶到姬陵城,看看那傻小子如何风光,或许在重建姬陵城上,遇上了什么难题。

    “哎呀师姐,你就让我出去玩玩吧,玩几天我就回来,就几天,师父不会知道的。我知道你怕师父责怪,那等我回来,我甘愿领罪。”

    “你还是安心修炼的,等你开了血瞑眼,估计谁都留不住你。”

    秋沁寒依旧不肯妥协。上一次,也就是凌子桓离开宗门的那一次,阮柒雪跟她说的是去送送凌子桓,秋沁寒同意了,谁知她直接跟着凌子桓离开了宗门。若非姬陵城有难,需要援助,恐怕她就不会再回宗门了。

    旁人倒也罢了,可阮柒雪不一样!

    阮柒雪闻言后,心里自然是明白的。若是开启了血瞑眼,恐怕没什么人能留住她。因为开启了血瞑眼,就能修炼瞳术,其中一个瞳术叫做“残魅术”,此术赤桐在与凌子桓的打斗中施展过。

    可是,将起初的破幻之眼进阶到血瞑眼,并非用时间堆出来的,得靠机缘和巧合,或有强大的秘术加以协助。

    “师姐,你知道的,这血瞑眼并不是我想开就能开的。既然师父不在,你就当做什么都没看到,让我出去玩几天,好嘛师姐?我保证,这次一定回来,你就放心让我去吧。”

    阮柒雪仍不放弃,因为她了解秋沁寒的性情,她看上去漠然无情,实则心软。这般软磨硬泡,说不定就跟上次一样答应了。

    “你为什么一定要出去?”秋沁寒重新看了阮柒雪一眼,眸子中泛着丝丝寒意,见柒雪没有回答,继续说,“上次出去是为了凌子桓,这一次,又是要去找他吗?”

    阮柒雪一惊,殊不知秋师姐心思细密,清楚自己的目的。让他更为不知的,是这蓝衫女子深藏海底的心思。

    “我只是没想到,凌子桓那小子傻乎乎的,居然还当上的一城之主,让我有些惊讶。眼下,姬陵城需要重建,他肯定会面临各种难题,我想……我想……想去帮帮他!”

    说完,阮柒雪脸上一阵红热,眼神胡乱地转悠,偏了偏头。不过这些,秋沁寒都看在眼里,就连他所说的每一个字,她也听得真真切切,不由心头一动,也将目光移到了别处。

    一片树叶缓缓地飘落下来,那么轻,那么轻!

    在二位绝色美人的交谈中,时间仿佛过得很慢。天边的层云没有方向地浮动着,似乎在寻些什么。

    静默,一切都显得如此静默!

    秋沁寒在心底唏嘘了一阵后,又犹豫了许久,才口唇噏动。

    “柒雪,你……”秋沁寒顿了顿,深吸一口气,声音陡然低沉了下来。

    “你是不是喜欢他?”

    她咬字十分清晰,这句话很是悦耳!

    喜欢?

    “啊……”

    阮柒雪听后,顿时心神一颤,半天没有缓过神来,诧异秋师姐怎么突然会这样问。

    阮柒雪冰雪聪明,却猜不透这其中的缘由。由于秋沁寒此言过于突兀,她也没有多想什么,只是心头一动,便回到问题的本身上来。

    “这……师姐,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呀?”阮柒雪脸上泛红,显出一丝羞涩。就算她性情活泼,可被人问及如此隐秘的私事,任何一个女子对此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敏感。

    好在站在自己面前的,是陪伴自己多年的师姐,关系还算亲密,她迟疑了许久,便开始思虑这个问题。

    “我……”

    正当阮柒雪要回答时,秋沁寒娇躯一动,侧对着阮柒雪,未等阮柒雪回答这个问题,她便似笑非笑地说:“没事,就当我没问吧。”

    阮柒雪面上愕然,欲言又止,刚想说出来的话被生生咽了回去,因为她看到秋沁寒的美丽面容上浮现一丝难以名状的神色,看似静如水面,却是心头微漾,可见那双明眸中闪烁着点点亮光,如同夜中孤星,异常寒冽。

    她虽没有开启血瞑眼,仍处于破幻之眼的阶段,但从小到大,她都能从别人的一双眼中看出些什么,或是美丑,或是善恶,这一点凌子桓也是知道的。

    只是,这一刻,她隐隐感觉到了,秋沁寒的眼中流露出了一股前所未来的情愫,却是有些难懂,有些深邃!

    她多看了几眼,便只能感觉到那双眼眸的孤寂,在这份孤寂的背后,似有茫茫星空,广袤无垠,令人神往,可与人间欢乐相比,这份心绪犹如坠落荒无一人的冰山,看似坚强,却比谁都要孤独,都要伤感!

    经过这么一番,阮柒雪再回顾到刚才那个问题,便觉得脑中一片空白,竟不知方才自己想要做出的回答是什么。

    对于凌子桓,那个有时睿智过人,有时憨厚呆萌的傻小子,她的确有种说不出的情感,至于这份情感是不是秋沁寒所说的喜欢,是不是男女之爱,她有点模糊不清。

    或许,她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她总觉得,跟凌子桓在一起,是最快乐的,最安逸的,曾经面临各种困难,各路机关险术,只要看一眼那明朗少年的身影,便觉得舒心!

    秋沁寒轻叹了一声,眼中所流露出的心绪瞬间一扫而光。

    只是这点点精光,依旧泛着寒意,在何时何月,融入这美丽女子的心底,化作一股深深浅浅的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