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灵域归途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众人集结澜波湾

第二百二十九章 众人集结澜波湾

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xs.com,最快更新灵域归途最新章节!

    天亮。

    凌子桓一行人陆续起来后,简单地活动下筋骨,用溪水洗了洗面部,吃了点干粮,便准备往澜波湾赶去。

    出了热带雨林,便是一马平川。以他们现在的赶路进度,要不了半日,就能到达澜波湾,与玄清宗的长老和其余弟子汇合。

    其实,凌子桓并不太想看到玄清宗的那些人。除了金烛峰和水灵峰,其余三大峰脉的弟子和长老都跟自己对着干。

    哪怕凌子桓现在以姬陵城城主的身份站在他们面前,表面上,包括长老在内的玄清宗修士,都会摆出谦恭的样子,但那三个峰脉的弟子,都认为凌子桓是偷窃“乾离卷轴”,与穷奇串通一气的叛徒。

    可凌子桓从来不在意这些,因为强者都是以实力和权利来说话的,只有那些弱者才满嘴的假仁假义,用那些廉价的心灵鸡汤来包装自己。

    对这些人庸俗不堪的凡人,凌子桓甚至连正眼都不会看上一眼!

    他之所以要跟着姚致远等人一同前往澜波湾,不是因为见上故人一面,摆弄一下城主身份什么的,他去澜波湾,是猜出澜波湾不仅是玄清宗一派在东海的暂时盘踞地,而且还会有别的门阀和种族在那里执行任务。

    澜波湾的地理位置尤其特别,因为是中土众多河流入海的终点,又靠近东海岸,所以大多是平原,建筑少,人烟少,平常都是一些渔民在这里出没。

    在行进湾波湾的路上,凌子桓一行人总算是见到不少古兽,目睹的次数不少,但大多是散乱的个体,或是一只两只的样子,很少有一大群的集体规模。

    很显然,这些要么是掉了队的古兽,要么就是被武者打伤逃窜后的伤者,它们有的身上还流着恶心的血液,有的已经完全丧失了攻击能力,苟延残喘着,碰到路上的武者,还会自行避让。

    到了澜波湾这边,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坑洼,散落的碎石,腐烂的残尸,路过的武者。当然,还有茬着群架的,不单单只是人族修士屠杀古兽,还有各个小门阀之间的争斗。

    因为东海归墟的涌现,各方势力纷纷前往东海,大的门派之间还懂得做做样子,彼此认识一下,可对于小家族小门阀来说,削弱一方的势力,就会使自方得到山河社稷图的机会增大。

    对任何一方势力而言,归墟中所出现的先天十大神器榜中排行第二的山河社稷图,是他们提升实力和威望,巩固自身发展的捷径。

    对于山河社稷图这件神器,大陆上有这样的传闻……

    山河社稷图,大地之脉,自然之泉!

    洪荒末期,“血阳之井”的能量碎片散落神州大陆,诞生了人族和幽冥族,但其中一枚琥珀晶体融入“五行元素图”,演变成“山河社稷图”。

    山河社稷图的第一个持有者,是上古时代轩辕族的颛顼大帝,他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才窥得图卷十分之一的玄妙,不仅挖掘出人类身上力量的起点,而且探得星辰、日月、潮流等自然力量,最终雄踞中原,虎视边疆。

    因十大神器之首的东皇钟不见踪迹,山河社稷图拥有万族胆怯的巨大玄妙。正是因为山河社稷图,人族才最终击溃妖族和巫族,占领大陆中土。

    传言,只有大智大仁,心怀天下之人,方才真正解开山河社稷图!

    但世人只知,得山河社稷图,便得大地之脉,天下大权!

    当归墟异宝乃山河社稷图的消息在中土传开后,各个种族和门阀还不得争先恐后地去往东海,谁都不想让别人占尽了便宜。

    大约一个时辰,他们总算到了澜波湾。

    高空的艳阳洒下金色光辉,落在炽热的大地,升腾起股热的蒸气。不远处是一片金色的沙滩,大海的波涛一个劲儿地往岸上扑来。

    经过前段时间的折腾,东海岸比刚开始平静了许多。归墟刚刚涌现的时候,无时无刻不在发生海啸,可现在,只是偶尔三天才发一次。

    想必洪荒兽族都已经出来了,那归墟之地自然也就平静了许多。

    虽然此地一片平原,但仍有一些残破的城墙堡垒,各方势力盘踞一地,看样子,都有所打算。

    既然东海就在眼前,而归墟之地又在东海的深处,毫无疑问,困住不少武者的难题就是出海了!

    虽然修士可以施展飞御之术,利用法宝,或者凌空飞行,直接奔往东海,但是,他们都知道,一旦离开了陆地,就会面临无法预料的危险。

    首先,他们要出海,必须先奔往一个岛屿来作落脚点,然后寻觅东海上的归墟之地,可离东海岸最近的一个岛屿就是蛊风岛了。

    蛊风岛与澜波湾隔海相望,一水相连,而蛊风岛又是大陆与东海深处相联的纽带,可澜波湾距离蛊风岛足足有72海里。

    72海里的路程,别说用飞御之术跨过去了,这么远的距离,想都别想!而且,凌子桓之前也清楚,东海这边环境实在太过于恶劣,空中飞御受到东海海水的阻力不小,极其浪费真息。

    所以,这些武者修士想要出海,就必须用最最原始的法子,也就是渔民出海打渔的法子,搞艘船!

    ……

    姚致远四处张望着,没多久就找到他们玄清宗的同门弟子,毕竟玄清宗来的人不少,而且服饰什么的也好认。

    “师弟,那……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过去面见长老,还是……”

    凌子桓想也没想,直接说:“去,当然去啊!虽然我现在不是宗门的弟子了,但玄清宗毕竟对我有四年的教导之恩,我如何能忘!今日好不容易在这里相遇,自然是要见上一见的!”

    江允开口道:“大师兄,你别忘了,子桓他现在可是姬陵城城主了,他以新任城主的身份去见咱宗门的长老,定然是合适的。”

    “那,走吧!”

    姚致远见凌子桓这么说,也就放心了,他本担心凌子桓因为当年的事,不会再跟宗门有任何的来往。眼下,见凌子桓这么说,他心里还挺高兴的。

    曹胜之拍了拍凌子桓肩膀,笑着说:“诶,小师弟,刚刚你大师兄忘了跟你说,这一次宗门前往东海执行任务的领队长老有两个,分明是倾玥和邰昱祺……呃,邰师伯性子火爆,对你一直都有些偏见,待会儿见到他了,你可别……”

    凌子桓看了曹胜之一眼,见他秀美的笑颜中带着一丝关心,淡然地说道:“放心吧,曹师兄,他对我有偏见那是他的事儿,我可从来都不拿这当回事!”

    轻描淡写中,凌子桓的话语里藏着少许傲慢,这份意味不仅曹胜之听得出来,就连姚致远都不由皱了皱眉。

    姚致远知道眼前的凌子桓已经不再是昔日的小师弟,但他始终把凌子桓当做是自己的亲弟弟来看待。

    胖子一路上话都很少,他其实蛮不想跟着凌子桓去见什么玄清宗的长老,但大家都去了,他也不太好直接提出些什么。

    莫小茜话也很少,一直都走在胖子的身边,死死地拽住他的胳膊,指甲都快要掐进胖子的皮肉里,因为害怕!

    对于她这么一个从小生活在深宫大院中的小姐,还是第一次目睹澜波湾的贫瘠恶劣之状,不是满地残尸,血流成溪,就是针锋相对,群殴厮杀。

    那边的宗门弟子认出了姚致远,都齐齐看着他们一行人渐渐走来,并跟着身边的人小声议论着。

    “你们快看,姚致远他们一组总算是来了……”

    “金烛峰不愧是宗门的吊车尾,执行任务永远都是掉链子的,他们掉链子倒也算了,可害得我们苦等!”

    “不管怎么说,他们还是活着来这里集合了……我还以为,他们三个都被古兽吞到肚子里去了呢,啊哈哈哈!”

    “诶诶诶,我说,你们也太瞧不起金烛峰了吧!前段时间,有消息传来,说东域的姬陵城换了一个新城主,并在战后,将姬陵城治理得有模有样,而那个新城主好像就是从金烛峰出去的!”

    “对对,这个我也听说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的名字好像叫什么‘凌子桓’,可我好像记得,那家伙是犯了门规,被掌门逐出宗门的。”

    “哼哼,不管他现在混得如何,对于宗门来说,他都只是一个触犯门规戒条的逆徒而已!”

    “……”

    这几名弟子一边望着姚致远渐渐走来,一边小声议论着。他们似乎只看到姚致远、曹胜之等人,并没有看到走在中间的凌子桓。

    如果他们认出了凌子桓,借他们一百个胆,恐怕都不敢出言不逊吧!

    弱者就是弱者,这样的弱者,只配说出这样的话,然后继续做一名玄清宗的下等弟子!说实话,这样的人,给凌子桓提鞋都不配!

    这样的人,凌子桓根本不会正眼去看!

    庆幸的是,他们只是小声议论,并没有被凌子桓听到,否则,他们几个只怕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