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三界劳改局 > 第111章 就是她!【万更求订阅】第二更

第111章 就是她!【万更求订阅】第二更

作者:一梦黄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xs.com,最快更新三界劳改局最新章节!

    白无常瞪着个眼睛看着他,余会非发了会呆:“你说话啊?”

    白无常道:“你说好了给我买席梦思的……席梦思呢?”

    余会非一拍脑袋道:“哎呀,之前一忙乎给忘记了。明天,明天咱们就进城买席梦思!不仅买席梦思,咱们还去买车!买大车,买七座的大车!”

    白无常眼睛一亮:“真的?”

    “必须的!”余会非拍着胸脯保证道。

    余会非想过了,他们家现在人越来越多了。而且以后很多事情肯定是要常在市里和秀林来回跑的,他有个车的确要方便的多。而且,车不仅仅能用来开,还能用来种地,好处多多。

    再加上眼看着要开春了,等开了春路上没了积雪,雪橇也就不能用了。

    到时候,再有个什么急事想出去,那就不能让大黄拉着就跑了。

    所以,思来想去,还是要买辆车。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余会非现在手里有钱了,十几万在手,不花点出去,他也心痒痒。

    至于驾驶证,余会非上大学的时候就考下来了,只是一直没什么时间开车而已。

    得到了余会非的肯定后,白无常顿时乐了,兴高采烈的回去了。

    这时候牛郎来了,笑呵呵的坐在余会非面前,他还没开口呢,余会非先说道:“别说了,放心吧,买床垫子肯定有你的份。”

    牛郎也是干脆,目的达到了,多余的废话都没有,转身就走。

    然后地藏也来了,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余会非。

    余会非道:“别看了……有你的。”

    地藏笑了,拍着胸脯道:“好兄弟,以后有什么事,叫我!”

    余会非一听,立刻坐了起来:“还真有个事儿,一会来的人不知道是谁。来了之后你帮我认认,要是对方太装逼,帮我用你菩萨的身份压压他。”

    地藏表示没问题,然后干脆不走了,就大马金戈的坐在院子里,一副睥睨天下,我贼牛逼的样子等着。

    就在这时,门被敲响了。

    余会非看了一眼地藏,地藏明白余会非的意思。

    他深吸一口气,大步流星的来到了门口,大手拉开沉重的木门。

    木门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然后……

    余会非就看到地藏以闪电般的速度跑了回来,然后扔下一句:“我曹,这……这个我搞不定,太大了!”

    然后这货直接往后院去了。

    余会非吓了一跳,心说,我曹谁啊?这么牛逼,把地藏都吓跑了。

    还有,啥太大了?

    余会非抬头看去,只见一双赤裸的玉足落在了他的视线当中,那白皙的玉足和皮肤,看着就滑腻的很!不用往上看,余会非都知道,这是来了个女劳改犯!

    余会非多年一来的愿望在这一刻终于实现了,他这破劳改局里,终于来女人了!

    余会非顺着那双玉足往上看,小腿丰润,大腿修长,关键是,好像没啥遮挡的!

    这时候后院传来白无常的声音:“小鱼,来的谁啊?给地藏这孩子吓这样?”

    余会非顿时觉得热血沸腾,呼吸都急促了,下意识的回道:“来了个大长妹……哎不是,大腿不是……”

    说这话,余会非目光一路往上,

    白纱披挂,黄金锁腰肢,那白沙依稀中仿佛透明似的,好像挡不住什么东西。但是任凭你如何看,也看不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再往上是真雄伟之高山两座!

    余会非顿时明白地藏所说的太大了是什么意思了,这是真大啊!

    后院白无常催促道:“啥大长妹,大腿的,你说啥呢?”

    余会非道:“不是大长腿,是大……山啊……”

    再往上是一个粗细长短都堪比完美的天鹅颈。

    再往上是一张五官无比立体,金发碧眼、红唇,高鼻梁的外国脸!

    余会非顿时愣住了:“外国妞?大洋马?”

    听到这话,白无常道:“啥?又来个马?”

    余会非没搭理他,而是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外国女人。

    说是大洋马也一点都不为过,因为这女的身高足足有一米八左右,这还是赤裸双足,要是踩着高跟鞋。

    余会非这一米八的身高站在她边上,估计都跟个三级残废似的!

    余会非虽然见过很多漂亮的女子,但是他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洋妞是他见过的所有女人当中,单纯论容貌和模样,那都能排在第一的位置上!

    哪怕是宋清和她比起来,哪怕容貌各有千秋,但是在身材上都差了些许。

    倒不是说宋清的身材不好,而是眼前这个女人的身材太讲究了。

    大学的时候,余会非想泡妞,也混过美术课堂,当时讲的课程就是黄金分割。

    他没看错的话,眼前这个女子,每一分都是黄金分割的标准比例!

    一般人上半身和下半身都是五五分,可是她不是,她是标准的黄金分割比例,大腿显得格外的修长!

    余会非很想从学术的角度上跟妹子聊聊,让她掀开那白纱,让他印证一下,她的大腿是不是从肚脐眼开始分叉的……

    不过这话他没敢说,因为眼前这个女人的神情无比的高傲,冰冷肃穆,仿佛一尊真正的神祇。

    但是余会非却觉得这种表情挂在这个女人的脸上不太协调,她眼神深处似乎春波荡漾……看上几眼,余会非的心都跟着荡漾了。

    余会非心中一凛,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纯洁女神,绝对是个浪荡货。

    想到此,余会非深吸一口气,也就平静了,清冷的看着眼前的尤物道:“你是?”

    “23¥@#%……#¥……&”

    对方说了一串余会非完全听不懂的话。

    余会非揉了揉眉心:“会说汉语么?”

    女子皱眉,显然是听不懂。

    余会非试探着:“噎死?哈拉少?雅蠛蝶?懂么?”

    女子继续摇头。

    余会非有些犯愁了,来个女劳改犯就算了,来个这么漂亮的女劳改犯他也没啥可说的,来的这女劳改犯不正经也行……

    但是这言语不通就有点难办了啊。

    就在这时候崔珏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笑道:“汉语是万界通用语,你别告诉我你不会说。若是真不会说,回头我们去跟玉帝说说……”

    女子一听,眼中闪过一抹惊慌之色。

    余会非这才知道,我曹,感情这货是欺负他新官上任,不懂事呢啊!

    果然,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余会非老脸一黑道:“才见面就敢蒙骗本局长,你好大的胆子啊。难道不知道,玉帝都来我这住过与我兄弟相称么?你忽悠我,就是忽悠玉帝他兄弟,就是忽悠玉帝。等着九雷轰顶吧……”

    说完,余会非拿出令牌就要书写。

    女子顿时慌了,再没有刚刚的女神范,迈开腿就跑了过来,一把跪在余会非面前,抱着余会非的大腿,那大山摩擦的余会非头发都快着火了。

    早就说过,这家伙就是一个处男。

    二十一年的处男,体内憋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啊。

    他长这么大,漂亮的女孩见过不少,打过交道的也不少。

    甚至有那么一点点接触的也不少,但是何曾被一个绝世美人跪在面前摩擦过?

    对方还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呢。

    愣是把他心里的所有邪念,欲火都给勾搭的从封印里炸了出来。

    那一瞬间,余会非脑海中闪过无数组岛国传来的各种密室、手铐、皮鞭、滴蜡等等的画面。

    一股邪火乱窜……

    不过余会非终究还是抗住了,深吸一口气,努力保持着平静,刚要说什么。

    就听女子道:“大人,不要给我加刑。我犯错,能肉偿么?晚上我陪你好么?”

    那妖娆,那妩媚,那容颜,那大……那啥,大白腿啥的……

    余会非脑子再次乱了套了,嘴里嚷嚷着:“脱脱脱……”

    “遵命,大人。”那妖娆女子竟然真的去扯身上的那一抹白纱了!

    崔珏见此,直接转过身了。

    余会非见此,赶紧叫道:“不……不不不要,不要……停停停!”

    “放心,不停下,都脱……”女子笑道。

    余会非见女子的那一抹白纱真的要脱下来了,那后面的光景就要曝光了。

    余会非一咬舌头,大吼声:“拖出去,打!”

    然后余会非转身就走了!

    女子的动作一僵,直接懵逼了。

    显然她是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能抗住她的诱惑!

    她眉宇间带着一丝不爽、愤怒,怒道:“你……你说什么?”

    余会非喊道:“老崔,别看着了,把这妖艳贱货拉出去打!”

    崔珏回头瞥了一眼,发现女子还没脱衣服呢,松了口气,拿起手里的判官笔就要上。

    余会非看看崔珏手里的判官笔,再看看那女子,最后联想到崔珏一向的作案手法,脑子里闪过一组无比龌蹉的画面。

    余会非赶紧道:“老崔,你先歇着吧。”

    然后余会非对着后院道:“哎……你们谁擅长打女人啊?出来一个!”

    门开了,黑无常第一个冲了出来:“穿哪个琵琶骨,你说!”

    余会非看着这货手里的勾魂锁链,再看看那妖娆的妹子。

    结果那妹子已经躺好了,妖娆无比的摆了个造型道:“来啊,穿这里。”

    “我曹……”

    余会非简直没法看那女人了,这女人简直不是魅的问题了,这是浪到了极点啊!她愣是能通过自己的肢体语言,让你把任何刑罚放在她身上,都有一种SM的错觉。

    这哪里是刑罚,这简直就是……

    余会非没法说了:“老黑,你除了穿琵琶骨,还会啥?”

    黑无常道:“挖坑埋了。”

    余会非一阵无语:“你先回去吧,还有谁有办法的?”

    这时候白无常出来了,手里拎着哭丧棒道:“我来,几棍子下去她就消停了。”

    “这个可以,去吧。”余会非点头。

    白无常过去了,抡起棍子对着女子就打!

    然后就听……

    啪!

    “哦……小哥哥,用力……”

    噗!

    余会非刚想喝口水压压肚子里的邪火呢,结果这一声一出来,所有邪火集体爆发了出来!

    他一口水喷成了喷泉,跟着就听第二声传来。

    “哎呦……疼啊,用力,加速……”

    余会非赶紧跑到前院喊道:“停停停……”

    白无常一脸无辜的道:“这女人……也太……”

    余会非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别说了。”

    余会非看看地上的女子,再看看白无常手里的棍子。

    女子风情万种的给余会非抛了个媚眼道:“小哥哥,你还是处男吧?要不,姐姐帮你今晚解决了?”

    余会非顿时春心荡漾啊,他心动了……

    面对如此尤物,是个男人也扛不住啊。

    余会非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着平静,然后蹲了下来。

    没办法,不能再站着了,站着的时候,他就算不说话,他家大兄弟的意思也太明显了!

    作为一个受过五千年华夏文化熏陶的少年郎,余会非还是有点羞耻的。

    蹲下来之后,余会非问道:“你……到底是谁啊?”

    女子单手撑着下巴,微微撑起上半身,那一抹沟壑深不见底……

    余会非下意识的就想仰头看天上四十五度,但是转念一想。

    看了他也不不吃亏啊!

    他一色狼,怕什么小绵羊呢?

    这没道理啊!

    然后余会非又低下头来了,结果就看那妹子已经趴下了,啥都看不到了。

    余会非顿时懊恼无比啊……

    同时余会非也越发的警觉了,眼前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一举一动,无不勾魂摄魄,玩弄男人的欲望于指掌之间。

    这是一个十分难缠的主。

    正当余会非发愁呢,后院的后门开了,骑着大白猪的牛郎回来了,一进门就嚷嚷着:“小鱼啊,我那席梦思咋样了?”

    余会非眼睛顿时亮了,回头道:“郎哥,你回来的正好!有个女人要勾搭我啊,你得救救我啊!”

    牛郎一听,直接从野猪背上跳了下来,冲了过来:“谁谁谁?”

    女子也是一愣,没见过这么凶的男子。

    她仰起头来,媚眼如丝的看着冲过来的男子。

    那男子身材魁梧,高大,臂膀有力,一身的汗水,散发着男性特有的味道,看得她眼睛一亮。

    余会非往后一跳,站在牛郎的身边指着女子道:“就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