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小妻有喜:墨少又宠又撩 > 第161章 你吓死我了

第161章 你吓死我了

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xs.com,最快更新小妻有喜:墨少又宠又撩最新章节!

    但是下午要考试,流质的粥类吃多了很容易上洗手间,所以,她就点了一些清淡的菜色和米饭。

    不过,喻色吃的很香,美美的吃着。

    能捡回来一条命,她已经很开心了。

    反倒是墨靖尧吃不下。

    吃的比喻色还少.

    喻色皱起了眉头,“墨靖尧,你味蕾应该好的差不多了吧。”之前的十副药吃到今天也吃了一半多了。

    但看着他现在吃东西的样子,比以前还吃不下似的,仿佛味蕾还是没感觉。

    “没。”

    “什么?一直都没见好吗?这不可能的,那药是我亲自配的,是陆江亲自抓亲自煎的。”

    “没吃。”墨靖尧只得承认。

    喻色抿了抿唇,摇了摇头,“墨靖尧,你真不让人省心。”

    “噗”,墨靖尧手里的筷子掉落进了粥碗里,实在是没想到喻色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怎么感觉喻色比他还大,是他家长了似的。

    喻色不能吃粥,但是让他吃了,因为他一整天没有吃过东西了。

    看着粥水溅的桌子上到处都是,喻色摇了摇头,“那药不要了,我重新配药,这次一定要乖乖的吃完。”

    “好。”

    吃过午饭,墨靖尧亲自开车送喻色去考场。

    半个多小时的车程,喻色一直在翻看着同学群。

    再熟悉一下考试的要求和流程,否则,做错一步,很容易失分的。

    她原本就少考了一科,要是接下来的三科失分多了,只怕连本科都考不上,只能上个专科了。

    女孩认认真真专注的表情透过后视镜落到墨靖尧的眸中,这一刻,就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她那么美,那么善良,这个世界的阴暗绝对不可以再伤害她。

    布加迪停在了T市第五高中的大门外。

    这里是喻色参加高考的考场。

    车才一停稳,陆江就跑了过来,将一个袋子递给下车的喻色,“喻小姐,准考证和考试用具都准备好了,祝你取得好成绩。”

    “谢谢。”喻色笑着点了点头,看起来就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很轻松的样子。

    转头再看墨靖尧,他没下车,此时正坐在驾驶座上看着她,“墨靖尧,我进去了。”

    “加油。”墨靖尧点点头,握了一下拳头。

    他能说,她去考试,他好象比他还紧张吗。

    这么多年,从来不知道考试时的紧张是什么感觉的他,这一刻是真的紧张了。

    “我会的。”喻色也握了一下拳头,冲着墨靖尧扬了扬。

    随即,人就走进了考场。

    所经,是一个又一个的考生。

    她上午错过的是语文这个科目,接下来的几科,她相信自己一定没有问题的。

    开考了。

    这一科是数学。

    算是喻色的强项。

    其实,现在所有的科目于她来说,已经没什么强弱之分了,都是差不多的感觉。

    认真的答题。

    她笔尖飞快。

    整个考场里,她落笔的速度最快,答题的进度也最快。

    就连监考的老师,都被她所吸引了。

    低头看着她答了一会题,不住的点头。

    于是,喻色只用了三分之二的时间就答完了整张考卷。

    检查。

    很认真的检查到第三遍的时候,铃声响了。

    交卷。

    从考场出去,喻色一眼就看到了等在外面的杨安安。

    “喻色,真的是你吗?”杨安安冲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喻色,上午喻色发消息告诉她下午要参加考试的时候,她还不相信,现在看到喻色还有种做梦的感觉。

    “嗯嗯,是我。”轻声的应了杨安安,其实这一刻她心底里也是五味杂陈的。

    少考了一科,最难受的是她。

    她会笑,但是不代表她心里不介意。

    她不说,但是不代表她心里不难受。

    “喻色你吓死我了,我都以为再也看不见你,再也不可能跟你说话了呢。”杨安安一掌拍在喻色的手上,这一刻是又哭又笑。

    “不会,如果不是那一刀直接伤了我的心脏,让我昏迷不醒了,我自己会自救的,也早就醒了,怎么可能那么弱的就丢了小命。”安抚着杨安安,杨安安吓坏了,她又何尝不是呢。

    现在回想起来都是后怕。

    “对哟,你医术那么厉害,喻色,你都少考了一科了,真的还要继续考下去吗?”

    “嗯,明天的两场考试我都要参加。”

    “喻色,对不起。”

    “呃,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

    “那天我要是抬手帮你挡一下,你也不至于昏迷这么久。”杨安安满脸的自责。

    “那你伤了手,也不能参加高考了,到时候我更难过,现在这样挺好的,我这不是已经没事了吗。”

    “少考了一科,你准备怎么办?是不是想随便参加一下高考长点经验,然后再复读?”杨安安还是担心喻色。

    “不,等考完了我再跟你聊这件事。”喻色笑了,不想杨安安替她难过。

    “好吧,咱们先回去吧,我晚上还要看看书,不然我很担心我明天考不好。”

    “走吧。”喻色拥住了杨安安,一起往大门处走去,“对了,那天是谁伤的我,你知道吗?”

    从醒后她就一直想要知道,不过墨靖尧一直没说,她也就没有问他。

    当初陈美淑只是踹过她的肚子,墨靖尧就让陈美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她想,这一次伤了她的人,墨靖尧是绝对不可能放过的。

    他不说,也一定是有他的理由。

    “是夏晓秋。”杨安安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夏晓秋?她为什么?”

    “因为那天早上她再次向周则伟告白,被周则伟拒绝了。”那天高考动员大会现场那么多人,发生了什么,就算校方再三要求不能说出去,也一定会传出去的。

    杨安安知道喻色早晚都会知道,也便告诉了她。

    “她人呢?参加高考了吗?”喻色虽然知道墨靖尧不可能放过夏晓秋的,不过还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参加了,一说起这事我就生气,墨靖尧他是吃素的吗?你这次差点没命了,他居然让人放过了夏晓秋,墨靖尧太过份了。”

    喻色伫足,这一次换她不可置信了,“你说墨靖尧放过了夏晓秋,让她参加了高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