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恰逢好婚:墨少,夫人有喜了 > 第90章 我没偷

第90章 我没偷

作者:喻色墨靖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xs.com,最快更新恰逢好婚:墨少,夫人有喜了最新章节!

    “我是与人约了七点钟有事要办,这现在赶不过去了我打个电话请个假。”

    “不行,谁知道你是不是打电话求救呢,不许打。”

    “对,不许打。”有学渣附和了起来。

    另有同学道:“我觉得喻色不是那种人,我不相信她偷东西了。”

    “我也不相信,上次我不小心把东西落在外面的砂锅店里,还是她捡了给我送过来的呢,她可不是贪小便宜的人。”

    然,夏晓秋已经拨通了警察局的电话。

    喻色听着夏晓秋报警,忽而想起那天晚上有人报警说她伤了陈美淑。

    那时以为有墨靖尧出面,她就不用进局子里了。

    结果,没想到这才几天,又有人告她。

    忽而就有一种感觉,不管她怎么不乐意去那个地方,好象最近都躲不过去似的。

    既然躲不过去,她坦然面对好了。

    “警察什么时候到?”夏晓秋挂断了,喻色淡定从容的问到。

    她没偷,她没必要害怕。

    “十分钟。”

    “呵,好快。”喻色笑了,她怎么就有一种感觉,警察仿佛是早就等在那里随时赶过来似的。

    这可真巧。

    “我刚打电话过去,说是正好有警察在这边巡逻,所以过来的就快。”

    “呃,我不过是随口说一句而已,怎么就觉得你解释这么多好象是很心虚呢,难不成警察是你早就请过来在附近就等着处理现在这件事情的?你早就知道你自己要‘丢’东西了?”之前齐艳说她心虚,她是真的一点都不心虚,夏晓秋这才是真心虚呢。

    “喻色你胡说什么,是你偷我的东西正好遇上了附近有警察罢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

    “我再说一次,我没偷。”

    “偷了就是偷了。”齐艳说着,目光从喻色的脸上筛落到她的校服口袋那里。

    喻色仿佛没看到她的眼神似的,淡淡的道:“一切都等警察来了再说,我相信警察是铁面无私的。”

    正僵持着,警察来了。

    用时连十分钟都不到,就在学校大门外等着的感觉。

    “谁报的警?”两个警察挤进人群,冷峻的扫过周遭。

    夏晓秋伸手一指喻色,“我报的警,我告喻色,她偷我手链了,那可是一条24K金的金手链,一千多块呢,是我爸妈买给我的生日礼物,她一定是自己没收到过生日礼物,所以就羡慕嫉妒我的偷了我的。”

    “证据呢?”喻色这一次主动提到了证据上面。

    她这一问,齐艳兴奋的冲到了警察的面前,“我是证人,我可以证明就是喻色偷了晓秋的手链,至于证据,自然是在她身上了。”

    “什么?就在喻色的身上?”众人惊了。

    “喻色难道真的偷了?”

    “真看不出来喻色居然还是一个小偷,这太可怕了,八成我以前丢的笔就是她偷的。”

    “还有我的文具盒,估计也是她。”

    “我没偷。”喻色不理会众人的窍窃私语,反正就是不承认。

    没偷自然是不能承认的。

    “偷没偷翻一翻她的口袋就是了。”齐艳的目光再一次的落到喻色的上衣口袋上。

    “我没偷。”

    “那你敢不敢让我翻你的口袋?”

    “你翻。”喻色不卑不亢。

    齐艳一个箭步上前,然后扬了扬手,“大家看看,我这手上可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的。”

    “对,没有,什么都没有。”

    “接下来,就是见证证据的时候了。”齐艳说完,手就伸进了喻色的上衣口袋,眨眼间,一条金灿灿的手链就拿到了手中。

    “喻色,你还有什么话说?”夏晓秋一把抢过齐艳手里的手链,高举着向周遭的同学示意就是喻色偷了她的手链,“你们看看,我这手链上还有我名字的缩写XXQ呢,是我爸妈专门给我定做的。”

    “喻小姐,请跟我们走一趟。”一旁的警察看到这里,厉声喝斥喻色,便要带她去警察局。

    “喻色,你看这证人证据都有了,大家亲眼看见的,你就算死不承认也不行。”

    “偷了就是偷了,你说没偷就没偷吗?你当警察是死的吗?”

    “这么多人都亲眼看到齐艳从她的上衣口袋里拿出那条手链了,她这还想抵赖,我是真服了。”

    “这是不要脸,偷了还说没偷,睁着眼睛说瞎话。”

    亲眼看到齐艳从喻色的上衣口袋里拿出夏晓秋的手链,原本那些认定喻色没偷的学生,这一刻也动摇了,已经再不相信喻色了。

    喻色眸色一黯,真想这个时候有个人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是无条件相信她的,“真没人相信我?”

    周遭鸦雀无声,瞬间安静了下来。

    这样的安静就代表是真的没有人相信她。

    喻色的眸色更加黯然了。

    抿了抿唇,吸了吸鼻子,“算了,没人相信就没人相信吧,我自己相信我自己就好了。”

    “喻小姐,你相信你自己没用,现在有证人有证据在,这么多人亲眼看到夏小姐的手链是从你身上翻出来的,你必须随我们去警察局走一趟。”

    “我信她。”忽而,人群外传来一声低喝。

    这一声,只三个字,明明是陌生的声音,不过还是让喻色感动的转身看了过去,随即怔住了,“你是……”

    一个看起来六十几岁的男子,她有点眼熟,不过一时间之间想不起来这人是谁了。

    但是显然这男子不是启美一中的老师。

    因为,启美一中的老师她多少都认识。

    “喻小姐,我姓聂,你这么善良的姑娘,我相信你的话。”

    听到男子说姓聂,喻色猛然想起来了,“原来是你,聂先生最近身体还好吧?”

    “托喻小姐的福,最近身体还不错,今天周六,正好有空,就想过来请喻小姐吃个饭。”

    聂建山就这样旁若无人的邀请喻色去吃饭了。

    而他开口的时候,周遭的人居然没有一个人上去打断。

    就连夏晓秋和齐艳也都没有。

    只为,他全身上下自然而然涌现出来的尊贵气场,让人也是自然而然的不敢打断他。

    他把在场的人全都震住了。

    不过这其中并不包括喻色,她淡淡一笑,“不了,我今天上午下午都有约了,谢谢聂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