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恰逢好婚:墨少,夫人有喜了 > 第250章 一脸的惊艳

第250章 一脸的惊艳

作者:喻色墨靖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xs.com,最快更新恰逢好婚:墨少,夫人有喜了最新章节!

    药量都很小份,是专门针对儿童的药物。

    抓好了交给陈美娇,“小姨,一定要给嘉嘉服了,不然他这病越拖越不好治,他自己还不舒服。”

    嘱咐了再嘱咐,喻色这才上车离开了。

    车开出很远,还能看到陈美娇抱着嘉嘉站在那里目送着她离开。

    小姨对她,就是当亲生女儿般的对待,感情很深。

    喻色透过后视镜看着陈美娇的身影,她告诉自己,她以后一定会让小姨过上好日子。

    还是凭自己的本事,给小姨过上好日子。

    她妈不接济小姨,她会照顾小姨的。

    一个下午,喻色终于与杨安安搞定了最后四个志愿的大学和专业。

    没办法,她就是想与杨安安一起读大学,最好还是同一个宿舍。

    四点多钟,苏木溪就敲响了喻色的门。

    喻色看向苏木溪身后的一个男人,有些懵,“干妈,这是……”

    “这是我的御用造型设计师,让他给你设计一下造型,今晚的小色一定要是最美的。”

    喻色审视着苏木溪已经做好的发型还有妆容,的确很不错,想起昨天墨靖尧的嘱咐,她就没有拒绝了。

    不过,望着走进房间的这个充满艺术气息,留着跟她一样长头发的男子,她还是有些将信将疑的,就如同陈美娇将信将疑她的医术一样。

    然,一个小时后,喻色再也不怀疑了。

    这一个小时,喻色已经知道造型师的大名。

    陈昊。

    与他聊着聊着,镜子里的自己就变了个人似的,连她自己都要认不出来了。

    长长的直发一半顺滑的披在肩上,一半则是被陈昊挽了起来,做了一个半髻,半髻上插了一根银色的簪子。

    流海是垂下了长长的一缕,斜斜的对应披在肩上的直发,映衬着镜子里的她宛若一个古典淑女一样,喻色自己都看呆了。

    然后,再配上那一件桔红色的长长的礼服。

    穿上银色的细跟凉鞋,正好与半髻上的银色簪子相呼应,喻色在镜子前转了一圈,这个时候,直接叫陈昊大师了。

    不愧是造型师,直接就把她脱胎换骨了似的。

    下楼的时候,连苏木溪都是惊艳了。

    扯着嗓子冲着楼上喊道:“靳峥,你快出来,下楼来。”

    她就想让儿子看看此时此刻的喻色,就象是仙女一样。

    喻色原本不化妆不做造型的时候就已经很美了,现在,更美了。

    她这样的高喊,又是这个时间点,不可能午睡的靳峥很快就下楼了,“妈,什么事?”

    然后,他一抬眼就看到了站在客厅里婷婷玉立的少女,“这是……”

    喻色原本是安安静静站在那里等着靳峥给她一个评价的,结果,就听到了‘这是……’

    “噗”,喻色直接笑场了,“靳峥,你该不会是没有认出来是我吧?”

    她这样一开口,靳峥才反应过来她是喻色,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呵呵,还真没认出来,真好看。”

    苏木溪顿时就得意了,“这可是我的御用造型师做的,以后也是喻色的御用造型师了。”

    喻色跟着苏木溪走出了靳家的别墅,朝着墨老太太那里走过去的时候,一路上所经的人全都看着她,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的。

    看的苏木溪都想把喻色藏起来了,“快走。”

    要不是距离近,只有一百多米的距离,苏木溪绝对开车过去的。

    可是靳家的别墅与墨老太太的别墅只间隔了一幢而已,差不多就算是挨着的。

    老太太的别墅大门大敞着,仿佛已经知道喻色快要到了似的。

    喻色还没有走进大门,就看到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了。

    老太太也是一身的盛装,早就化好了妆容,与苏木溪一样的雍容华贵。

    看到喻色进来,老太太招招手,“快过来,让我看看。”

    喻色笑着走过去,虽然还不清楚墨靖尧和苏木溪为什么一心一意的让她参加晚上的晚宴,不过他们让她去,她就去。

    她是绝对相信墨靖尧和苏木溪的。

    到了。

    喻色停在了老太太的面前。

    老太太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随即叫过身边的佣人,“去把我放在梳妆台抽屉最里面的那个小匣子拿来。”

    “是,老太太。”

    聊着天的功夫,佣人就回来了,手里是一个精致的雕花的匣子。

    看起来绝对有些年头了,一看就是好东西。

    老太太拿过钥匙,亲自打开来,顿时一套首饰就落到了眼前。

    是珍珠。

    而且是成色极好的珍珠。

    银色的珍珠。

    银白的颜色,衬着那珍珠串子特别的好看。

    项链,手链,全都是珍珠的。

    银色的珍珠链子,配着她身上这件桔红色的晚礼服,刚一佩戴上,老太太和苏木溪就同时惊呼了起来,“好看。”

    “仙女下凡了,小色,这套首饰奶奶送给你了。”

    喻色虽然不懂珍珠,但是此刻也能感觉到脖子上手腕上冰冰凉凉的触感,这一套珍珠项链和手链绝对不是普通的珍珠,“奶奶借我戴一晚就好.”这么贵重的东西,她不能收。

    不戴的话,恐怕老太太不高兴,所以喻色只答应借戴一晚。

    还有,这银色的珍珠链子,与她头上的发簪和脚上的细跟凉鞋,如行云流水般的相衬,戴上了,只增色。

    “呵呵,这珍珠链子已经好多年没有面世了,我现在才明白过来,那是因为它没有遇到对的主人。”

    “为什么好多年没有面世了?”喻色不好意思了,也是好奇的问过来。

    “之前几个丫头都跟我讨要过的,我每次都给她们试过了,可是就没一个丫头戴着好看的,戴上了,不止是不增色,相反的还让更普通了,所以最后,这珍珠链子就一直静静的呆在那匣子里,没想到今天遇到了正主,嗯,这就是你的了。”

    “奶奶,那我不戴了。”听到老太太一定要送给她,喻色越发的不想要了。

    这种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首饰,她真的不能要。

    “小色,戴都戴上了,先戴着,等回来了,再悄悄的还给老太太就好了。”苏木溪还是一脸的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