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恰逢好婚:墨少,夫人有喜了 > 第258章 下了血本了

第258章 下了血本了

作者:喻色墨靖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xs.com,最快更新恰逢好婚:墨少,夫人有喜了最新章节!

    “坐下。”不想,老太太抬首看向Cherry,冷声喝到。

    不得不说,老太太这一喝,Cherry真的吓了一跳,然后不情不愿的坐了下来,“那些都是我年轻的时候发生的事情,那时候我还不认识墨森。”

    喻色回想一下,之前关于Cherry的视频里的她,的确是很年轻的。

    转头就瞟了一眼墨靖尧,没想到关于Cherry的那么古老的视频,他都能搞到手。

    这是为了洛婉仪下了血本了。

    或者,在每一个孩子的眼里,永远都是母亲是最伟大的,也最亲近的。

    所以,墨靖尧要护着的,自然是洛婉仪。

    而洛婉仪,也是凭借着她这个出色的儿子,得以在墨家站稳脚根,把大房二房全都压制了下去。

    这也不怪她和墨靖尧,大房二房实力不济只能怪他们自己。

    Cherry委屈的说完,墨森就哄道:“别哭了,谁都有过去,我没有怪你,既然妈让你坐下来,也是跟我一样没有怪你的。”

    喻色的眼睛已经瞪圆了,墨森这是只要认定一个女人,就是绝对的包容。

    不过换位思考一下,他自己也不是什么好鸟,不止是有洛婉仪和Cherry,还有其它很多女人。

    所以,他也没有脸怪Cherry吧。

    更何况,Cherry已经解释了,那段视频是在她遇到墨森之前发生的。

    墨森要是因此而怪罪她,那也是对他自己人性的否定吧,他比Cherry还不堪。

    喻色就觉得这两个人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太象了。

    不过,墨森哄女人,老太太却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的,“阿森,你给我记住了,既然只是要玩的女人,以后就不要再带回家了,墨家三房只有一个儿媳妇,那就是婉仪。”

    “阿森,你听听,你妈这是什么话?”Cherry大哭了起来。

    老太太根本不为所动,象是早就习惯了墨森的女人上门吵闹,“闭嘴。”

    “哇……”的一声,Cherry哭的更狠了,“阿森,你答应过我的,你答应过的,你不能反悔。”

    “妈,这件事以后再讨论,今天就先这样吧,儿子先走了步。”那边,Cherry哭,Cherry的儿子也在哭,墨森皱了一下眉头,虽然有些头痛的样子,却还是维持着他绅士的风度,半点不差。

    “慢着,站住。”老太太这一次,却是不给墨森面子的又一次喊住了。

    “妈,您老还有什么要吩咐的?您说吧,儿子洗耳恭听。”

    喻色安静坐在老太太的身边,现在算是知道老太太为什么这么疼墨森这个儿子了。

    哪怕是他到处拈花惹草,惹上一个一个女人,也还是喜欢墨森。

    就是墨森是真的会说话,说的每一个字都让人特别舒服。

    还有,他每次与人说话的时候,都是看着对方的眼睛,那眼神就给人一种无比真诚的感觉。

    这是绝少有人能做到的吧。

    只要一想象他用这样看起来绝对无比真诚的眼神去哄女人,那绝对是一哄一个准,每一个都被他哄得乖巧听话了。

    老太太满意的点了点头,“我就一句话,说完了你们就可以离开了,眼不见不净,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老太太,你……”Cherry有些忍无可忍了。

    “我在教训我自己儿子,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老太太威严四起的说到。

    “Cherry,这是我母亲,你乖乖坐一下,等我一会,等我母亲说完了,我就陪你离开。”墨森温柔的哄到。

    不得不说,他全程没有被Cherry的视频影响,全程都是理智的,也是敢于面对一切的。

    这样看起来,这个男人的身上还是有优点的。

    老太太再度扫了一圈所有在场的人,然后清了清喉咙的道:“阿森,我告诉你,你这一房我老太婆只认一个孙子,那就是靖尧,其它的不要再提入墨家族谱的事情,再提,别怪我老婆子从此翻脸不认人,就连你这个儿子都不认了。”就更别说是什么公主了。

    她全都不认。

    再是公主,也不过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的女人罢了。

    她墨家,还真是不畏惧什么公主。

    “阿森……”Cherry彻底崩溃了,崩溃大哭,也哭的已经空荡荡的大厅里全都是她一个人的回音。

    墨森搂住了Cherry哭的颤抖的身体,柔声道:“母亲已经说完了,我们走。”

    喻色转头看墨靖尧,他的脸色是从没有过的冷。

    再看向洛婉仪,此一刻是无比的可怜。

    说到底,不论墨森在面对洛婉仪的时候是怎么哄着洛婉仪是怎么温柔的,可他最后要陪着的一起离开的女人到底还是Cherry。

    而老太太就算再宠着护着洛婉仪,那也代替不了墨森。

    对上墨靖尧冷峻的一张脸,喻色忽而心疼了。

    然后,她突然间就站了起来,“墨先生,我有话说。”

    墨森看向她,“你叫喻色,对不?”

    “对,我是喻色。”喻色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喻小姐,谢谢你之前救醒了靖尧,如果不是你,我就失去靖尧这个儿子了,改天,抽个时间,一定要正式的请你吃个饭,感谢你救了靖尧的恩情。”墨森微笑的说到。

    “墨先生到时候不会也带着这位Cherry女士吧?”喻色不客气的指向了Cherry。

    “不可以吗?”墨森有些诧异喻色这样说话。

    毕竟,在他的认知里,老太太可以说Cherry,但是她喻色不可以,哪怕她是墨靖尧的救命恩人,也不可以。

    “是的,不可以。”喻色无比肯定的说到。

    她这样说完,Cherry是绝对怨毒的瞪向了她,而其它人也是好奇的看向了喻色,其中自然包括墨靖尧。

    “原因?”墨森还是绅士的有礼貌的问到,不过脸色已经较之之前难看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