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恰逢好婚:墨少,夫人有喜了 > 第370章 我陪你睡

第370章 我陪你睡

作者:喻色墨靖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xs.com,最快更新恰逢好婚:墨少,夫人有喜了最新章节!

    墨靖尧房间的床,比她的床大了一号,别说是睡一个人了,睡三五个都没问题,很宽敞。

    “睡吧,我陪你睡。”

    这一句,让喻色心里甜甜的。

    喻色闭上了眼睛。

    然后,就嗅着男人的气息,睡着了,睡在男人的身边,安安静静。

    房间里,飘溢着咖啡的浓香,墨靖尧一边浅浅的啜饮着,一边敲打着键盘,同时,时不时的看一眼身边如同猫咪般的女孩。

    原来岁月静好,不过就是她能在他身边就好。

    只要她在他身边,哪怕是半山别墅也失去了颜色。

    他只喜欢她这里。

    喻色这一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了。

    看着窗外的夕阳,喻色直接就跳了起来,“墨靖尧,你怎么不叫醒我?我还没有去买菜呢。”民以食为天,马上就要煮晚餐了。

    “已经到了。”

    “什么到了?”喻色下了床,进了洗手间洗了把脸问到。

    “食材。”

    “我去看看。”虽然不用买菜了,可她要知道墨靖尧都让人送了什么食材。

    结果打开冰箱的时候,她怔了怔。

    也猛然想起这个男人从前的承诺,那时就因为她的手划伤了一个小口子,他就说他再不许她洗菜切菜。

    果然,他派人送过来的全都是洗好切好准备好的食材,而且,全都是她爱吃的。

    看着这些卖相好看的食材,喻色顿时满血复活的开始煮晚餐了。

    祝许没有回来。

    她就有一种与墨靖尧二人世界的感觉。

    四菜一汤煮好,喻色直接就端进了墨靖尧的房间,收起了小桌上的电脑,就把餐厅搬到了房间,一起吃了起来。

    “墨靖尧,你这样一直不回家,真的可以吗?”看着自己煮的饭菜,虽然不算难吃,不过比起墨家的大厨可是差了一大截,然后,想到墨家,喻色就想起了洛婉仪。

    洛婉仪不喜欢她,她知道。

    所以,洛婉仪倘若知道他一直在她这儿,说不定会冲过来直接把墨靖尧带走,这个绝对有可能。

    “无事。”墨靖尧慢慢缓缓的吃着,吃的津津有味,仿佛喻色煮的有多好吃似的。

    喻色又想起了这男人喝下的那杯煮糊的咖啡,“墨靖尧,你要是觉得我煮的不对你的胃口,明天我让詹嫂来煮。”

    “对我胃口,很好吃。”男人说着,又夹了一块鱼胃入口中,生怕她真把詹嫂请回来。

    喻色就笑了,“墨靖尧,你真好养。”

    墨靖尧低低一笑,那是因为是她煮的食物,他自然是多吃几口。

    吃过了饭,喻色收拾完了厨房,就拿起手机开始玩昨天的监控入侵了,这种,是真的很好玩。

    想到墨靖尧在这方面是高手,喻色就忍不住的问道:“墨靖尧,你说我什么时候能达到你那样的级别?”

    墨靖尧落手的速度太快了,快的让她心生羡慕,还有那么一丢丢的嫉妒。

    哪怕她现在能有他一半,她也知足了,可是感觉上,十分之一都不及。

    “如果你天天在我身边,嗯,三个月。”

    “我的天,要那么久吗?”喻色顿时就没信心了。

    “如果不在我身边,半年,甚至一年。”

    “可我要开学了,你总不能陪我去上学吧。”喻色叹了一口气。

    “什么时候达到都好。”

    这才象句人话,不然,她真的会焦虑的。

    边说边又攻克了一个商超的监控。

    喻色已经是越来越有心得,越来越兴奋了。

    两个人,就这样一个玩监控一个工作,安静的空间里,时间过的特别的快。

    反正,喻色就觉得快。

    不过,发现已经是夜里二十三点的时候,喻色直接忍着不玩了,“墨靖尧,我去冲凉睡觉了,晚安。”她睡了他才能睡,他必须保证睡眠,不然,她更是担心他。

    “我也要冲凉,你来。”

    “你说什么?”喻色转头瞪墨靖尧,要她给他冲凉,这好象不好吧。

    她可没有做过这种。

    “帮我冲凉。”

    “你……你能不能自己冲凉?”喻色这一刻的脑子一直在转,全都在想着要怎么拒绝墨靖尧。

    从前他给她冲凉的时候,她每一次都羞的不行。

    换成她给他,那一定更羞。

    有些地方别说是下手了,就算是看看都会脸红都会心跳加快。

    “是你说我要静养,不能乱动的,喻色,不是我自己的要求。”

    “……”喻色很想把自己的脑袋敲烂,她是真的蠢,她那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不洗睡不了。”

    喻色咬咬唇,再咬咬唇,然后耷拉下了小脑袋瓜,仿佛做错事的孩子似的,“可我不会。”

    “没事,会不会都没关系。”一回生两回熟,墨靖尧就是不肯放过喻色了。

    喻色想起这男人有洁癖的事情,他说的没错,他要是不沐浴的话,只怕真的连觉都不用睡了。

    然后,又是想起了那四个字:生不如死。

    她是真的感受不到墨靖尧哪里生病了。

    所以,就是担心他会突然间的从这个世界消失。

    他的人哪怕就在眼前,她也还是容易患得患失。

    “我扶你起来,你慢点。”喻色最终在想到那四个字的时候,妥协了。

    然后,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

    扶着他进了洗手间,墨靖尧很乖很乖的站在花洒下。

    他伤的是肋骨,所以手不动这样站着冲凉是完全可以的。

    喻色紧张了。

    她这是又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然后,还义无反顾的跳了进去。

    手指解开男人的衣扣,紧张的手都抖了起来。

    她真是服了。

    为什么墨靖尧每一次为她洗的时候都是那么自然呢?

    而她为什么每一次都是心慌的不行不行的?

    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是她钻进去就没有人照顾墨靖尧了。

    直到墨靖尧身上剩下最后一小件的时候,喻色才长舒了一口气,一伸手就摁下了花洒的开关。

    “还有一……”墨靖尧刚要抗议身上还残留了一小件。

    喻色一把敲掉他的手,目光斜视的只敢看他的脸,小小声的羞窘道:“已经被水润了,就这样吧,你自己冲冲就好了,我去外面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