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恰逢好婚:墨少,夫人有喜了 > 第390章 你消消气

第390章 你消消气

作者:喻色墨靖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xs.com,最快更新恰逢好婚:墨少,夫人有喜了最新章节!

    听到莫明真急切的声音,喻色正想要进去,排到号的病人就走了过来,“轮到我了吧?”

    喻色看看里间的诊室,再看看病人,想到之前莫明真并不想在外人面前说出事情原委,便扶着进来的大妈坐到了她的导诊椅上,“阿姨,莫医生里面有件急事需要处理,我进去帮忙一下,就来请你进去诊病,好吗?”

    喻色声音温温柔柔,脸上全都是温和的笑意,特别的亲切可人,大妈立刻就点了点头,“那你快进去帮忙,可别耽误了莫医生的大事。”

    “谢谢阿姨。”喻色嘴甜的转身走进了莫名真的诊室,并且随手关上了门。

    “小祖宗,快过来坐。”莫明真一看到喻色进来,急忙站起来亲自给喻色搬了把椅子让她在自己对面坐下。

    喻色有些不好意思,“我自己来。”

    “小祖宗,我这里有个方子,你帮我看一下哪里有问题?”莫明真说着,将一个药方递给喻色。

    喻色接过,认真的看着药方中的每一味药。

    党参30克、黄精30克、炙甘草10克、黄芪30克。

    看完了,喻色便道:“这是治疗低血压的良方。”

    “就是就是,昨天我上午看诊的时候,一个男子带着父亲来求低血压的良方,我就给了这个方子,结果出事了。”莫明真说话时是一脸的懊恼。

    “出什么事了?

    “今早上我出门前那男子打电话过来说,他家老爷子凌晨三点多的时候心肌梗死过逝了。”莫明真满目的忧心。

    正说着,就听诊室外突然间传来了大吵大闹的声音。

    “让莫明真出来,他开的药方治死了我父亲,人命关心,他必须要对我父亲的死亡负责。”门外的喊声越来越大,直奔着莫明真的诊室而来。

    “喻丫头,我这是闹出人命了。”莫明真眉头狠皱,整个人的脸色已经苍白了起来。

    行医多年,这样闹出人命,实在是有损他神医的名声呀。

    “这怎么回事?莫医生把病人治死了?”

    “不可能吧,莫医生医术那么高,怎么可能说把人治死就治死呢。”

    “莫医生,你快出来解释一下,绝对不能背这个黑锅。”

    门外,不止是来闹场子的人声音大,其它正在排队的病人也跟着吵嚷了起来。

    不过,听着那语气,大部分都是站在莫明真这一边的,不相信他是那种能把人治死的医生。

    “喻丫头,你看出问题了吗?”莫明真挠了挠头,着急的问喻色。

    显然,他现在是想要确定自己这药方有什么问题,确定了才能与对方交涉沟通。

    不然都不知道错在哪里,不明白哪里出的问题,怎么交涉?

    那会心虚呀。

    喻色又认真的看了一遍,很简单的几味药,就是治疗低血压的,如果是按照这个药方服用,服了之后肯定会血压升高好转的。

    但是现在按死者家属的意思来看,是服了莫明真的这个药方后,不止是没有好转,反而是当晚就死亡了。

    “莫医生,你的这个升压的药方没有问题。”谨慎的反复确认了几遍,喻色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可是……”

    “哐啷”一声,莫明真还想再与喻色讨论一下自己药方的缺陷,诊室的门就被撞开了,直接撞到了墙壁上。

    死者家属直冲进来,“莫明真,你就是个草菅人命的医生,我今天来,就是要揭穿你的真面目,让这些崇拜你的病人再不要来找你诊病,否则,你能治死我父亲,就能治死其它人,你这样的庸医居然还敢开诊所,给我关了这诊所,T市的所有诊所都必须关了,否则,我见一家人见你一次骂你一次揭穿你一次。”

    男子的声音越喊越大,整个诊所都能听到他咆哮的声音,看起来特别的激动和气愤。

    “先生,你消消气,有话好好说,出问题解决问题,年轻人,火气不能这么旺。”正在候诊的阿姨眼看着这男子冲向莫明真,便上前劝了一声。

    结果,她的尾音还未落,男子伸手一推,直接就把她推的一个趔趄,“要是你父亲被治死了,你会不声不响的就由着自己的父亲白死了?我只怕你的嗓门比我还高,比我还气愤。”

    “我……我只是劝你们有话好好说,吵闹解决不了问题,可你怎么说推人就推人?不识好人心呢。”阿姨扶着墙站稳,也生气了。

    “你那是对莫明真好心,根本不是对我好心,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他害死了我父亲,他就要偿命。”男子喊着,眼圈已经红了起来。

    喻色在男子冲进来的那一刻就退到了角落,站在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一直看着男子,听到他说到这里,突然间起步走到男子面前,顿了一下,随即道:“你说的对,杀人偿命这的确是天经地义的,我支持。”

    “喻护士……”莫明真张大了嘴巴,没想到他好不容易把喻色盼来了,结果,喻色帮对方不帮他,这一刻,他脸上全都是受伤的表情。

    “你是……”男子听到喻色说话,冷冷的睨向了她身上的护士服。

    “我是这里诊所的护士。”相比于男子的冷冰冰,喻色则是温温柔柔的声音,“不过你别误会,我就是这诊所的实习生,进来实习的而已,对于伯父的过世,表示慰问,也表情遗憾,事情已经发生了,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请节哀。”

    她这样的浅语低言,听起来很温和。

    没有任何的质问和咄咄逼人。

    让对方就算是想对他冷声厉喝,也不好意思。

    “终于遇到一个说人话的,可惜,你不过是个小护士,你根本代表不了莫明真。”男子看了喻色一眼,除了语气柔和了一些以外,还是一脸的怒气。

    对上他泛红的眼圈,也真的是让人心酸。

    但凡是死了亲人的,哪有不心酸不心痛的。

    “先生,这事是莫医生的责任,那能不能让我和莫医生再去见见老人家?也算是送老人家一程。”喻色试探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