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无义不当值

徐公子胜治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xs.com,最快更新欢想世界最新章节!

    妖王玄牝珠与九转紫金丹谁更珍贵,这个问题很怪。

    若说得到它们的难易程度,自然是九转紫金丹更难得。比如华真行还有可能一次得到九十九妖王玄牝珠,其机缘与渊源另说,但想得到这么多九转紫金丹那是想都不要想了。

    杨特红却捻着胡须道:“万物齐一,本无谁比谁更珍贵之说。人贵其货,一贵其难得,二贵其物用,而物用在人。

    就比如你所炼制五气丹,寒不能衣、饥不能食,对于普通人而言便是无用,若赶上饥馑之时,想啃都啃不动,还不如一碗油泼面呢。”

    柯孟朝则摇头道:“老杨,你这是在偷换概念!”

    一听夫子这话,华真行就暗自叹气,说着正经事呢,几位老人家怎么又杠上了?看这架式,按经验三个老头一时半会儿停不了。

    照说年纪都老大不小了,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吗?想打嘴仗可以换个时间地点,搞一桌菜摆好酒之后再吵,干嘛非得现在?

    可怜华真行,原本只是想问清楚,为何妖王玄牝珠置入碧空洗大阵中,就能起到九转紫金丹在九转紫金炉大阵中的作用?

    那样的话,就意味着养元谷中现有的六级养元术导师,都可以借助碧空洗大阵炼制春容丹了,极大地缓解了人手压力!可惜现在他有点插不上话,只能在一旁老实听着。

    果然只见墨尚同微微点头道:“不错,确实是偷换概念!所谓物用,功效各有不同,岂能相齐?若按老杨之辞,可以彼之矛攻彼之盾。

    说衣食之用,别提什么五气丹了,就提衣食本身。衣者,饥时亦不能食;食者,寒时亦不能衣!这世上除了妄境之外,没有任何事物能满足所有的功用。

    康健者不需药石,而病者需之,而谁又能说,病者在药石之外就不需衣食?几千年来,我已烦透了这套磕!

    人衡事物之贵,乃是交易所值。因有其功效,方有其交易所需,三岁孩童皆知!春容丹所值,在于人赋其劳、所得之不易。

    世上若有另一物,可代春容丹之功效,赋其劳更少、所得之更易,则世人不必再寻五气丹,这也是三岁孩童皆知之理。”

    华真行在心中暗道,接下来该轮到柯夫子再杠墨大爷了吧?

    果然又见柯孟朝背手摇头道:“老墨之言,看似有理却有偏颇,只说其一,未点明其二。你既提到了妄境,为何未将其点透?我看小华破妄当日,讲得都比你明白!

    你说除妄境之外,世上无一事物能满足所有功效。但妄境并非事物,而是修为成就。世上物有限而欲无穷,除非人人皆入妄境,否则就不能仅以功效取值。

    功效只在人欲,欲有伤人,欲有残生,欲有祸世,比如欺男霸女之欲,何物用功效可令其足?用之则祸世。

    就说那些迷毒之物,得之既需赋其劳,亦有其功效,有能足人之欲。然新联盟扫平黑帮,为何要禁绝之?”

    物有所值,所谓值者,既是人赋其劳,更是应有其义,无义则不当值……”

    他话还没说完,杨老头便打断道:“小柯啊,你这不也是在偷换概念吗,老墨是这个意思吗?”

    墨尚同也板着脸道:“你曲解我的本义,讲的无非也是利害之辩。”

    柯孟朝:“不,是利义之辩!”

    华真行终于找到了机会,赶紧摆手道:“你们讲的都有道理,回头再论!我现在就想问清楚,妖王玄牝珠难道比九转紫金丹还珍贵吗?”

    三个老头同时扭头呵斥道:“你还没听明白吗?”说着话三件吓人的神器又浮现手中。

    华真行一缩脖,赶紧点头道:“我明白了,都明白了!其实真正的问题是,它们都有什么用,该怎么用?”

    墨尚同反问道:“该怎么用?”

    这语气还是很不满,因为他们手里的家伙还没收起来,华真行又赶紧答道:“不是该怎么用!我想问可以怎么用?”

    藤条、戒尺、拄杖终于又收起来了,杨老头则发来了一道神念。

    九转紫金丹的功效总结为最精华的四个字,就是脱胎换骨。普通人也可以服用它,尽管这个过程很凶险,需要高人在一旁随时护法。

    所谓脱胎换骨,相当于重塑了副最完美的炉鼎,可治一切先天不足之症,不论身有何病,只要能在服丹后能活下来,当然也都治好了。

    世上有没有一种药可以包治百病?真的有,就是九转紫金丹!

    九转紫金丹不仅能治病,还能治疗一切残疾,哪怕缺胳膊少腿,也能慢慢地都重新长出来。这个过程比较长,肯定也需要高人随时护法。

    仅此一个功效,恐就是古时权倾朝野的九千岁们的最爱!

    对于修士而言,它最大的价值当然也在于重塑炉鼎。对于妖物来说,可以助其直接修成人身,相当于传说中的化形丹。它助大修历劫,以换炉鼎之刑伤,堪称举世难求。

    但是谁也没想到,这东西居然可以拿来布阵,当成炼丹之引。可能因为原先也没人想过要炼制什么春容丹,居然是大规模量产供普通人使用的丹药。

    前面说的种种功效,其实都是一次性的,不论是谁吃下去脱胎换骨,九转紫金丹也就没了。除了对他本人之外,再无其他意义。

    可是在华真行手中就不一样了,成为了一种生产工具。风先生是听说了华真行的愿望,才送出了那柄风环扇,肯定不是让华真行把那枚九转紫金丹给吃了。

    至于妖王玄牝珠,与九转紫金丹有什么类似的地方?

    约定俗成,八境以上的妖修方可称妖王,也就是说它们在修行中都已经历了脱胎换骨的考验,不必服用九转紫金丹,也能凭自己的本事脱胎换骨。

    这样的大妖很罕见,但自古以来累计也有不少。高人能做到的事情,可比一枚丹药强多了,就算是九转紫金丹,那也是人炼制的。

    妖王玄牝珠当然没有九转紫金丹那些功效,并不能助他人脱胎换骨,但有其他很多功效,华真行其实都已经了解。

    妖王玄牝珠还有一个用处,是谁都没想到的,方才墨大爷告诉了华真行,就是放在碧空洗大阵种当九转紫金丹用。

    更确切地说,在大阵中假如使用九转紫金丹,太高配了,而且也不现实,用妖王玄牝珠替代,则是一个成本更合理的低配方案。

    就像用黄金可以做勺子,但注定难以推广民用,而不锈钢同样可以做勺子,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

    至于柯夫子的感慨,是认为妖王玄牝珠本就是不应该出现在世上的东西,与九转紫金丹的性质完全不同。

    没有哪位妖修愿意主动祭出并留下玄牝珠,都是逼不得已加机缘巧合。好不容易修炼到八境,已有脱胎换骨大神通。假如因贪其物用便取其玄牝珠,完全是不义之举。

    炼制九转紫金丹以谋求其功效,柯夫子是没意见的。但是为了妖王玄牝珠的功效,就去谋求此物,柯夫子认为不应该有这种想法,这也是他老人家对华真行的告诫。

    可是问题又绕回来了,华真行如今得到了九十九枚妖王玄牝珠,难道因此就故意不去用它,白白放在手中浪费吗?

    须知千年前的妖王可不是他斩杀的,炼妖葫和镇妖塔也不是他打造的。而且东华与正一千年前镇压那些妖王,并非是要逼它们留下玄牝珠,而是因它们祸乱世间。

    三个老头,尤其是墨尚同与柯孟朝之间,刚才辩的就是这个意思。假如华真行没把他们的谈话打断,接下来肯定会聊更多,很多话还没说完呢。

    墨尚同直接告诉华真行,这些玄牝珠恰好可以用在什么地方,仿佛是天大的机缘,搞得华真行一副发财了的样子,柯孟朝对此很有些不满。

    好死不死,华真行又问起了妖王玄牝珠和九转紫金丹谁更珍贵。柯夫子找到机会当然杠上了,杠着杠着,还差点又揍了华真行。

    华真行方才看得清楚,三个老头虽然都亮出了吓人的神器,但这回带头者是柯夫子。他老人家是第一个把戒尺掏出来的,另外两个老头只是为了跟风不示弱。

    柯夫子表面上是在杠墨大爷,实际上是在告诫华真行,千万不能因为妖王玄牝珠的珍贵,就动了刻意去搜集、寻求此物的心思。

    这种东西,留世已是无奈,只能因机缘而得,切不可因其功效而主动去寻。总不能为了妖王玄牝珠,去无端斩杀与镇压妖王吧?

    至于有妖王作乱,将其斩杀后因机缘得到了玄牝珠,倒也未尝不可。但这种事情绝不能期待,难道还要期望有妖王作乱吗?那是好事吗!

    假如有此期待,便是可怕的缘起发端。有人可能故意去寻找与监视妖王,查证与搜集对方是否为祸的证据,甚至会引诱对方为祸,从而将其斩杀或镇压。

    表面上看起来是义举,实则只为谋求妖王玄牝珠之用,这才是真正的祸世,既祸人亦祸己。

    就算没有用栽赃或引诱的手段,就是暗中寻找与监视妖王,假如怀的是谋求玄牝珠这样的动机。那些神通广大的在世妖王就不会察觉吗,它们又是好惹的吗?

    它们好端端地在家修炼,却被人盯上了,就是在找可以弄死它们的证据和机会。这恐是世上最大的恶意,它们也会联合起来先弄死这个人吧?

    有因才有果,修行先论因,不能动此心。妖王玄牝珠,就不应该用“珍贵”两个字来形容,此所谓无义不当值。

    墨尚同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有很多话还没说呢,而柯夫子只是逮着机会借题发挥。杨老头则是故意打岔,用一道神念既介绍了妖王玄牝珠的功用,也将没吵完的架给解了。

    杨老头这道神念,名为解答小华的问题,却让在场者都听见了。见他暗戳戳地拆了杠,另外两个老头也就不打嘴仗了,墨尚同伸手道:“葫芦给我!”

    杨特红将金葫芦交给了他,墨尚同手握金葫芦瞬间消失不见,只有金葫芦还悬停在原处——他老人家也进入了葫中世界。

    墨尚同待的时间比杨特红多几分钟,然后又出现在原地,将葫芦还给华真行道:“炼妖葫是丁老师送你的,依东华传承缘法,这些东西如今都成了你的,你打算如何处置?”

    定风潭千年遗存之物,昆仑盟的梅盟主都委托广任道长给送来了,但也无法和炼妖葫中的东西相比。

    炼妖葫中虽然没有一件现成的法宝、丹药、符箓等器物,但九十九枚妖王玄牝珠,还有那么多上古大妖的遗骸,皆是难得的天材地宝。

    这些东西肯定比不了冈比斯庭的库藏,其数量虽丰、品质虽高,但种类太单一了,估计也比不了正一门的藏器阁收存之物。

    但仅就个人而论,华真行恐怕也是当世拥宝最多者之一了,毕竟炼妖葫中的东西都算他的私有之物,而宗门或某个组织的库藏,并不归某一人所有。

    华真行毫不犹豫地答道:“这些东西我怎敢私持?全部交给养元谷登记入库,以待将来取用。我们还要打造很多碧空洗大阵与净尘罗法阵。”

    华真行主持打造的碧空洗大阵与净尘罗法阵,与传统的洞天福地完全不同,参照了萧光等人打造三湖法阵的思路,完全是开放式的。

    农垦区三镇目前十五万居民,绝大多数都是普通人,就生活在法阵造就的环境中。碧空洗大阵不仅笼罩了洛福根水电站,将来还要打造成碧空湖景区对全世界开放,后续建造的更多法阵也会参照这个思路。

    墨尚同笑了:“可是养元谷库存的碧空洗只有三件,你如今已经用掉了一件。”他老人家平日不苟言笑,脸总是板着的,而今天可不止一次露出笑容了。

    华真行:“您老人家曾给了我一个盘子,用以取代三湖法阵中的扶风盘,就很像碧空洗。我也看过定风潭的器法传承,其中就有如何打造碧空洗的记载。

    此法宝虽然祭炼不易,但毕竟不是神器,将来可以组织人手再行祭炼。如今天材地宝倒是不缺,一时也不需要那么多,就算还剩两件碧空洗,几年内也够用了。”

    碧空洗虽非神器,但也是一件上品法器,是原定风潭历代祖师仿照扶风盘炼制的法宝。根据其器法传承,想祭炼成功颇不容易,至少要有大成修为才能入手尝试。

    想当初在三湖镇收拾萧光等三兄弟之后,墨尚同让华真行取走了扶风盘,拿出一个自己祭炼的盘子置换阵枢,仍然保留了三湖法阵。

    墨大爷打造的盘子当然远远比不上扶风盘,但对于萧光等三兄弟打造的法阵,它也足够用了,甚至就像是为那座法阵量身定制的!

    那个盘子的妙用极似碧空洗,这是华真行得到碧空洗之后才清楚的。

    目前养元谷已有华真行、司马值、潘采等三位大成修士,未来也能更有多,当然可以自行祭炼碧空洗,不必事事都烦劳三位老人家。

    想九十九座碧空洗大阵,任重而道远,但华真行并不急于在眼前就搞定,他的计划是要用好几百年时间呢,也不是他一个人的事。

    墨尚同:“那我就把其他的东西都带走了,看来研究院得抓紧时间扩建库房。现在需要调集人手,先打造九十九间地下库房。

    这些收存的天材地宝,无论将来你是否想亲手祭炼、祭炼多少,逗音该抽空去参悟体会其物性玄妙,有个全面了解,再求若干精深。”

    华真行:“您老发话就好,这事可交给范达克负责,萧总长协调。”

    墨尚同:“以什么名义入库呢?是你寄存于此供众人参悟,还是干脆捐为公物?”

    名义上葫中的东西都是华真行的私有之物,假如寄存于养元谷中,众学员与导师们能亲眼见证与参悟已是福缘。将来若有人需要,华真行再赐赠,也算是他的缘法人情。

    华真行想了想,却摇头道:“入库记录要明确,是我私人所赠,就像洛克献出的家族传承之书。后人若有取用,也是炼制公器,不得以任何形式再行私占,否则我将收回。”

    华真行为何会有这样一番交待,与五百年后的那个梦有关,甚至也与目前农垦区乃至几里国北境的实际情况有关。

    欢想实业的股权结构很特殊,没有其他小股东,百分之百归风自宾所独有。

    欢想实业的投资方式也很特殊,以非索港农垦区为界,农垦区以南有很多合资或合作项目,但农垦区以及农垦区以北,则都是欢想实业的独家项目。

    在华真行那个梦里,也包括他的妄境中,欢想国历史上出过一些状况和争论,主要是关于私有化改革的。

    华真行并没有将妄境中的经历都说出来,他在妄境中还是去了一趟五百年后的世界,不是耗费了五百年时间,而是直接穿越到五百年后,在那里又待了几个月搞“历史考证”。

    妄境中的历史,现实中根本就不存在,可以视为一种推演分析。

    欢想国也是承认和保护私人财产的,各种物品和金钱都可以是私有财产,可持有亦可赠送转让,还有可由后人继承。

    但是欢想国有很多资产,并不属于个人财产范畴,比如全国的土地以及各种生产资料与设施。

    历史上曾有不止一次的争议与讨论,是否应将其私有化,以提高效率以及管理水平?可是这样的讨论每次都进入了一种悖论循环。

    因为欢想国所有的土地包括公共产业,其实都是是属于风自宾个人的。风自宾将其交给欢想国托管,包括其利润分红也用于补充欢想国财政,以个人捐赠的名义。

    若是支持公有,他的所有资产就相当于公有,风自宾本人并不拿欢想实业一分钱分红,他甚至经常多年都不露面。若是支持私有,这些资产本就是私有的……

    实际上的情况绝没有这么简单,三言两语也说不完,否则也不会三番五次、每隔上百年就来这么一番讨论与争议,但大体背景如此。

    这是华真行的梦境,后来也是他的妄境,这孩子的脑洞就是这么荒诞清奇!

    如今得了这么一大批天材地宝,华真行又想起了这茬,于是就参照这一思路。这些他的私有之物,可以都交给养元谷公用,但是不得再成为私物,否则他将收回。

    这么处置当然很明智,如此多的宝物他也用不了,假如风声传出去反而会给自己招来祸患,莫不如全部交给养元谷取用,对他而言并无任何损失。

    评价一个人的财富能力,其实并不能只是看他的私人财产,而是看他能调集、控制、影响、使用多少资源,比如世界上那些金融资本集团。

    说话间手握金葫芦微微一怔,他如今暂为神器之主,大致也能清楚葫中世界的情况,墨大爷进去了一趟,居然将所有的妖王遗骸全部带出来了,好大的本事!

    华真行又一指飘浮在上空的九十八枚妖王玄牝珠道:“这些呢?”

    墨大爷正要说话,杨老头抢先开口道:“我们三人,各取三枚拿去研究,剩下的就留在你自己手中吧。我建议还是放回炼妖葫收存,并且不要告诉任何人。

    如今的养元谷说强亦强、说弱亦弱、说纯亦纯、说杂亦杂。妖王玄牝珠可不是普通的天材地宝,若都入库登记,恐会招惹不必要的事端,还是存于炼妖葫中更稳妥。

    你要打造更多的碧空洗大阵,反正也不急于一时。等到你能打造十座以上,也有必要打造十座以上大阵之时,再拿出来倒也无所谓了,但也最好一枚一枚往外拿。”

    华真行:“您老考虑得周详,那就帮忙把这些都收进去吧!”

    柯孟朝伸手道:“我来吧,葫芦给我。”

    华真行将葫芦交给柯孟朝:“您老也想去葫中世界逛逛吗?”

    柯夫子却摇头道:“我不像他俩,对那种地方不感兴趣,也不好奇!”

    说着话他右手握葫芦左手一招,那些飘浮的妖王玄牝珠都不见了。三位老人家各取了三枚,华真行手中还拿了一枚,剩下的都被收了回去,散落葫中世界各处。